首页 > 趣读·下午茶 > 正文

爱情是枚旋转的硬币
2016-04-16 19:27:51来源:作者:李愫生责任编辑:许玲
  生活就像旋转的硬币,不管你选择哪一面,它总会停下来。当它停下来时,只有A和B,没有C和D,你想要的那一面,早已不在这枚硬币。
 
1
 
早晨,紫丹听文远说,罗米要来。罗米是文远的弟弟,和紫丹同岁。紫丹见过罗米一次,还是在她和文远的婚礼上。紫丹的心突突地跳,她记得结婚那天,外面的宾客喧嚣异常,敬酒时她喝多了酒,躲在洗手间里呕吐。一块干净的湿巾递了过来,是罗米。罗米自嘲地说,可惜你嫁给了我哥哥。
罗米是一个摄影师,他喜欢到处流浪。他留着扎人的胡须,像他的眼神一样冷硬。30岁的男人,还没有自己稳定的事业,把生命当作一场行为艺术,文远看不起罗米。
罗米也不喜欢文远的世俗之气,叱咤商场,可以为赚钱不择手段。看文远锦衣玉食,豪宅宝马,罗米充满轻蔑。很多人不知道文远还有一个这样的弟弟,他们只以为罗米是文远家的一个帮工。
文远下班回来,看见卧室里多了一幅巴黎世界的摄影作品。紫丹告诉他,这是罗米的最新作品。在繁华的巴黎街头,一个女人半裸的侧影。
这幅作品是紫丹花了3000元钱从罗米手里买下来的。罗米行走在世界各地,他需要很多钱,但他不接受文远的施舍。紫丹有时候会给罗米汇钱过去,都被罗米退了回来。他只出售他的作品给懂得欣赏的人。
连续几天,文远没有和罗米照面。文远很忙,早出晚归,夜不归宿也属常事。他们的作息时间刚好相错,罗米也懒得见他这个哥哥。
紫丹斜倚在沙发里,蜷缩如猫,和罗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紫丹纳闷,为何同样的基因,结果却如此迥异。文远理智务实,相貌平平,不解风情;罗米却生得俊朗高大,极度感性,是女人都会对他浮想联翩。
紫丹喜欢罗米,不只因为他是文远的弟弟。所以,罗米要求她充当他的摄影模特时,紫丹没有拒绝。
  紫丹是罗米见过的最有女人味的女人。她穿着文远不喜欢的覆盖面积太少的连衣裙,要跳入月光下的游泳池,在那一瞬间,罗米要把她定格。
  月光下的罗米,有些痴迷。
在很早以前,罗米就见过紫丹,只是那时,紫丹没有注意到他。紫丹挽着文远的手臂,从马路对面,和罗米擦肩而过。那时,罗米在做一个“城市天使”的摄影主题,他每天都守候在街头,捕捉风景,寻找灵感。紫丹无意间闯入他的镜头。
三天后,照片冲洗出来。紫丹来罗米的房间看照片。
罗米的门没有关,他在浴室里冲澡。缝隙间,紫丹看见罗米健美幽亮的身材,晃晕了她的眼睛。紫丹呼吸急促,匆忙跑了出去。
紫丹有些忐忑不安。夜里她做梦,居然会梦到罗米,她喊出了罗米的名字。
紫丹开始逃避罗米。她怕看见罗米注视她时热烈的眼神,那眼神里的意思,她懂。
紫丹试图说服自己是爱文远的。当初,他们的结合,很多人说是“郎才女貌”,男人有钱有款,女人有貌有德,这是现代社会的金玉良缘。罗米,充其量是一个流浪艺术家,怎能承担都市公主的物质爱情。
罗米把照片给紫丹,紫丹冷漠地接过。在接照片时,罗米趁机抓住了紫丹的手。紫丹试图挣扎,越挣越紧,被罗米拉到了怀里。
罗米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袭击着紫丹,她有些眩晕。罗米不让紫丹再躲避自己,他柔软的唇强行吻了上去,上帝闭上了眼睛。
 
2
 
紫丹不再像从前那样,盼望着文远早早回家。文远的回来,反而成为紫丹的困扰。
紫丹越来越迷恋罗米的身体。罗米环抱着紫丹,吻她的耳唇。紫丹害怕这种感觉,罗米随时会离开,继续去艺术流浪。但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结婚吧。罗米在紫丹的耳边轻轻地说。
紫丹震了一震,她不是没考虑过,但怎么和文远交待,怎么和伦理道德交待?哥哥的女人和哥哥离婚后,转嫁弟弟,这么惊天骇俗的事情,紫丹做不出来。
看着紫丹的犹豫,罗米有些生气。紫丹看出罗米的不悦,她说,从长计议。
紫丹是真的爱上了罗米,如果说她和文远的爱情是出于物质原因,她和罗米的爱情则是彻头彻尾的灵肉结合。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变得疯狂。她不再去想罗米流浪艺术家的事情,也不再去想罗米是文远的弟弟。
紫丹准备和文远摊牌。
和想像中一样,文远气急败坏,给了紫丹一巴掌。紫丹冷冷地笑,够了,你给我一巴掌,我们已经两清了。文远气狠狠地抓住罗米的脖子,要杀了他。
罗米抓住文远的手,不急不恼,把文远甩了过去。罗米一脸蔑视,是你没本事留住紫丹,不要怪我。
文远气势汹汹,想从地上爬起来再冲过来。紫丹心一横,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照片扔在了文远的身上。文远看到那些照片,张扬跋扈的脸一下子焉了下来。
那些照片都是文远和别的女子在一起亲密的照片。文远说他忙,夜不归宿,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和别的女人幽会。对于有钱人,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紫丹从来就明白这些,她只是没有点出来。很早以前,就有人给了紫丹这些照片。
文远沉默了一下,你走吧,罗米,我不会和紫丹离婚的。文远丢不起这个人,他宁愿这样虚撑着一个家庭表面的幸福和睦,也不愿让别人对他说三道四。
罗米冷哼一声,去收拾行装。
在罗米走的第二天,紫丹也不见了。
文远有些着急,罗米走后,紫丹和他争执了一夜,还是要坚持和他离婚。接着,就失踪了。
文远给罗米打电话,紫丹并没有和他在一起。罗米也开始四处寻找紫丹。
 
3
 
走在城市的小街,紫丹充满迷惘。她和文远已经没有感情可言,罗米把她拉入情网,又一声不吭一走了之。她不知道,罗米是否真的爱她,无论如何,罗米都不应该走。
紫丹在郊区租了一处房屋,那里人烟稀少,不会有人认识她。紫丹现在也无从选择,当初信誓旦旦地要离婚,真正说出口后,她发现事情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她每天都在关注着电视里、报纸上的新闻,她想,谁第一个找到她,她就跟谁走,让天意决定吧。
紫丹暗暗地盼着罗米第一个找到她,那样,她就可以不违背自己的心。
紫丹没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是文远。那天,紫丹去超市买东西,突然晕倒,恰好被文远公司的职员看见。在医院,医生告诉紫丹,她怀孕了。
文远要接紫丹回去,她固执地拒绝。紫丹知道,文远一定不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可这是罗米的孩子,紫丹爱罗米,她想生下来。
罗米通过文远知道了紫丹的住处,他找到紫丹,想让紫丹把这个孩子打掉。罗米还要流浪,他现在还没准备好要做一个父亲。紫丹苦涩地笑。
不管是哪种爱情,男人都靠不住。看来,和罗米也无法结婚了。可是,当初,为何罗米要向她求婚呢?紫丹不明白。
三天后,邮递员送来一封快递。文远在信中说,他想明白了,他愿意做孩子的父亲,如果紫丹愿意,就用刚刚快递给她的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紫丹回到了家里。作为交换条件,罗米离开了这个城市,再也不能与紫丹相见。
在遥远的城市,罗米哀伤又难过。罗米和文远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罗米的母亲是父亲的情人。在罗米小时候,母亲就因车祸去世了。据说,那是一场阴谋,是文远的母亲所指使,她担心家族的财产,落在罗米的手里。罗米被当作一个寄生虫寄养在乡下,很多人都不知道文远还有一个弟弟。
从小到大,罗米都被亲戚排斥,事事说他比不上文远。在文远母亲的努力下,文远终于继承了家族企业。罗米不甘心,他并不在乎钱,他想讨回他的尊严。
这些事情,文远从来没和紫丹提过。那是一种家丑,不可外扬。
罗米知道文远在外面的花心韵事,他故意找人拍了相片传给紫丹,但紫丹一直隐忍,没有说。其实,文远还是爱紫丹的,他再怎么花心,也不愿紫丹为他担心,也不愿和紫丹离婚。
罗米知道紫丹的寂寞,他用自己的男色勾引紫丹,诱逼紫丹和文远离婚。他只是想证明,自己有能力从文远那里夺走他心爱的东西,让他痛苦。紫丹只是罗米的棋子,罗米在游戏的过程中,却真的爱上了紫丹。只是,他无法给她一个美好将来。
报复,并没有给罗米带来快乐,他深深地失落。就像硬币的旋转,他无法选择,也无法控制。
很久以后,罗米收到文远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是他们的全家福,其乐融融。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在冲着他笑。罗米新交的女友问,是谁。罗米说,是哥哥和嫂子的小孩。他的脸平静而深沉。

关键词:硬币爱情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