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3年第二期 > 职场•她成长 > 本期人物 > 正文

雨林守护者李旻果:为地球营造“绿肺”的阿凡达
2014-06-29 10:56:19来源:作者:惊 鸿责任编辑:许玲
        \13年前的一次邂逅,成全了一段美丽的爱情传奇,也让一个叫李旻果的女人的人生由此改变。十年来,她与来自德国的生态学家丈夫一直奋斗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中,为雨林保护和生物多样性开发,过着隐士般的生活。
        两年前,李旻果的丈夫猝逝,随后她又连遭两次致命打击。这个坚强的女人依然不改初衷,她不但与那些急功近利进行自杀式开发的官、商斗智斗勇,还带着自己的团队为地球营造“绿肺”、宣传保护雨林而终日奔忙——
 
传奇相遇浪漫结合,山庄里的日子幸福得一塌糊涂
 
       在朋友的眼中,李旻果和德国生态学家马悠博士的相识是一个传奇,他们的结合更像是一首诗。
        1999年9月,云南世博会期间,时任一家报社记者的李旻果与马悠在秘鲁大使的招待晚宴上相识。为了让晚宴更具南美特色,秘鲁大使还从本国空运了一支乐队助兴。晚宴很热烈,李旻果骨子里却是一个爱静的女人。饮了几杯酒后,一时有些酒酣耳热,她就走到外面的休息室坐坐。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身材高大、鼻梁坚挺的欧洲男子,别人参加晚宴穿的是晚礼服、晚装,他却上身穿件白衬衫,下身是泛白的牛仔裤,显得随意而洒脱。那男人温和、俊朗的面庞,让李旻果感到有股父性的亲切,就朝那男子笑了笑。
        那男人也报之以微笑,然后走过来,用英语向李旻果打招呼,李旻果英语口语不错,就和他聊起来。
        这个男子就是马悠博士(熟悉后,李旻果一直管他叫老马),是德国一名生态学家。1997年,他受德国政府委托来到中国,担任中德政府合作的“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恢复和保护项目”专家组组长。李旻果出生于云南普洱一个喜爱园艺的家庭,她在外公培植的兰花下长大。了解到老马的身份和工作,李旻果对他充满了敬意。
        看到李旻果有些疲惫,老马请她到大堂清静一下,喝杯咖啡!两人像认识已久的朋友那样下到酒店大堂,老马坐到大堂一角摆放的钢琴前,笑着对李旻果说:“我要送给你一个礼物。”随后,他弹了一曲蓝调,曲子时而激情四射,时而忧郁悲怆,一下就击中了李旻果的内心。
        这时,老马闪着他迷人的眼睛,热切地望着李旻果,说:“如果你还是单身,请你嫁给我!”
        听了这话,李旻果既感到意外,又在意料之中。自从看到老马第一眼起,她就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有了归属。迎着老马的目光,李旻果调皮地说:“我还是单身,想娶我,就来吧!”
        从那以后,老马和李旻果就投入到了热恋之中,虽然有年龄和国籍上的差别,李旻果和老马却成了心灵上的知音。
        2000年正月十五,老马给了李旻果一个盛大而浪漫的婚礼,世界各地的朋友都飞来为他们祝贺新婚,各种肤色的友人聚在一起,为他们的结合举行了一个盛大派对。放飞的孔明灯和天上的圆月辉映,地上的人们围着新婚夫妇载歌载舞。那一晚,李旻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随后,李旻果辞去做了多年的记者工作,跟随老马在澜沧江边买下16亩橡胶地,他们砍掉里面的橡胶树,准备在这里建造一座爱的花园,并取名为“湄公山庄”。
        建造这个家时,李旻果挺着怀孕六个月的大肚子和工人一起搬石头,抬木头,朋友们打赌李旻果在那个荒僻的地方不会待上超过一星期。然而,他们都输了!
        李旻果一心想为腹中的孩子建造一个美丽的花园,按照老马的构想,一万多平米的地方,他们只住其中的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之九十是为花、草、小动物建的家,而且完全按照雨林再造的计划推进。
        当大女儿林妲出生的时候,李旻果和老马的湄公山庄已经初具雏形;二女儿宛妲来到人世的时候,老马和李旻果的雨林花园已枝叶繁茂,郁郁葱葱。老马在欧洲就有“兰花的上帝”的美誉,而在他们的花园里,老马精心培植的120多种兰花开满了整个大花园,蛇、蜥蜴、小鸟等各种小动物在李旻果的家里来来去去。一到雨季,花园里充溢着青蛙、蛤蟆、牛蛙等各种呱呱声音的合唱。冲凉的时候,李旻果会看到青蛙蹲在地上,瞪着绿豆般的小眼睛静静地看着她,样子非常可爱。有天晚上,老马睡着睡着就笑出声来,李旻果问他笑什么,老马说:“有一只癞蛤蟆跑调了!”李旻果侧耳细听,果然是这样。
        林妲和宛妲一天天长大,李旻果和老马早就达成了共识,要给孩子一个完全自然的环境。
        他们家每天大都是这样度过的:早上,女家庭教师放音乐叫两个孩子起床,老马走出来吐纳新鲜空气,然后开始磨咖啡,李旻果闻到咖啡的香气,就会爬起来。这时,太阳出来了,老马把浴缸放满,滴上精油,然后沉进去,有时全家都会泡在里面,聊上好久。太阳下山时,他们要喝落日酒。晚上,一家四口睡在三米宽的大床上,尽情地说笑。
        那段日子,李旻果幸福得一塌糊涂,她每天懒懒散散地坐在家里,看到窗外的一朵兰花又开了,天又开始落雨了。和老马认识前,李旻果说她完全是自己,忙得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自从有了这个家之后,她的心里完全是这个家。
 
三重打击接踵而至,强抑悲痛从头再来
 
        当城里的人们在不断地追求更大的房子、豪华的车子、票子时,李旻果却在她付出过无数心血和汗水的雨林中,一住就是十年。十年没有到“山下”做过一次头发、一次美容。用李旻果的话说就是:“我像只‘母兽’那样,整天在山上为两个女儿建造花园,和丈夫一起推进他的事业。”
        2004年,老马和李旻果在西双版纳成立“天籽生物多样性开发中心”, 这个名字的寓意为:天赋籽权,世间每个物种与人一样,都应该具有最基本的生存和发展的权利。自成立这个中心以来,老马和李旻果尽其所能,希望去保护和恢复中国西南部那片已脆弱不堪的生态系统。
        2007年,老马和李旻果在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布朗山乡租下6平方公里的轮歇地,建立了中国首个民间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夫妇俩希望建造一个既有生态价值又有经济效益的再造雨林样板工程。如此大规模的作业、采种、育苗,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夫妻俩投入了全部身家,甚至连自己的保险都卖了。他们在保护区种下近300万棵树苗,准备多层次全方位打造立体的生命景观系统。
        为了让当地政府接受雨林再造推进生物多样性的理念,老马鼓动李旻果重出江湖,和当地政府洽谈项目,推动当地对雨林的保护,以及防止过度开发滥采雨林建立工业区的短视行为。
        为了夫妻共同的事业,李旻果开始和政府部门打起了交道。正待她全力辅佐丈夫创造伟业时,命运却和她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2010年1月26日上午,李旻果正在普洱市政府开会,却接到女儿林妲打来的电话,说爸爸睡着了,怎么也叫不醒。
        女儿的话让李旻果大吃一惊,她立马从会场退了出来,发动汽车就往回赶,她清楚老马呼唤不醒的结果。结婚前,在德国体检时,医生就查出老马患有心脏病,劝他立即进行手术,老马却固执地拒绝了,还安慰李旻果说,我的身体我最清楚,我会为自己负责的。李旻果一直很信服老马,就没再劝他做手术,没想到……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李旻果只开了40分钟。回到家,上到二楼,她看到老马像疲倦的孩子一样,睡得很熟,只是再也没有声息。抚摸着爱人的面庞,李旻果的内心空了。她陪着老马睡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指挥着手下,做着老马该做的事情。
        李旻果把老马葬在他生前为之奋斗的布朗山上,墓碑位于山坡最上方,右下角是一块巨石,这块巨石是李旻果寻找了很久才发现的,外形像只乌龟,敲击能发出金属声。石头、墓碑、橡树构成三角形,分别代表着中国人所说的精、气、神,石碑上刻着几个字:马悠博士之墓。墓碑前种满了鲜花,以及老马的最爱——兰花。
        老马走后,李旻果每周都去一次布朗山,在丈夫的墓前坐坐,倒杯他生前自酿的兰花蜜酒,和老马说说话。老马虽然走了,可李旻果总觉得他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自己,催促她承继自己的事业,不要懈怠。
        忍着巨大的悲痛,李旻果率领团队继续工作,她和普洱市政府谈好了一个项目:把普洱茶园按老马的生物多样性系统来打造,把茶园景观系统推进到100多万亩。
        就在李旻果用疯狂的工作来冲淡内心的伤痛时,灾祸再次降临。2010年2月初,她和老马精心营造的老班章保护区燃起了山火,火势难以自控,李旻果眼睁睁地看着已近雏形的雨林再造工程被烧得满目疮痍。为了保护丈夫的墓不被焚毁,李旻果执意护在那里。如果不是几位外国朋友强行把她拖走,她也很可能被那场大火带走。
        先生猝逝,苦心经营的保护区被烧毁,李旻果遭遇了人生最沉重的打击。是沉沦还是奋起,李旻果选择了后者,先生的事业需要她继承和发扬,为人类缔造生命景观的责任让她的心变得更坚强。因此,当第三个打击接踵而至的时候,李旻果已有了足够的承受力。
        那是保护区被烧后的第二周,李旻果到昆明出差,当她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只见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先生留下的实验室也有人进去过。
        李旻果意识到,家里肯定进了窃贼。她赶紧去了卧室,看到盛放贵重物品的箱子被扔在地上,多年来积攒下的珠宝玉器被洗劫一空。
        两难刚过,再添一劫,李旻果已经没有心情悲伤了。老天把她曾经拥有的,又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夺了回去,这也许是宿命吧!
       然而,李旻果又不是一个安于命运安排的女人,她想,只要人在,命还在,拿走的还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取回来。不是有两个漂亮的混血女儿,还有精诚合作敬业的团队,以及老马遗留下来的生物多样性开发的技术财富吗?一切还能从头再来!
 
关键词:守护者雨林地球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