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太原刀削面馆女工 打碎一个杯子被扣500元
2014-07-23 16:27:04来源:山西新闻网作者:责任编辑:
 \
  上个月,太原市小店区顶禾苗刀削面馆,在辞退两位洗碗工时,各自扣除其500元的费用,理由是两位洗碗工曾经各自扔掉一个白色的树脂杯子。什么样的杯子价值500元?被扣掉辛苦钱的女工心疼不已,四处寻找维权渠道,"希望饭店就这种行为,返还部分金额并认错。"

"打工者就是弱势群体,如果这些商家单位随意这样克扣打工者的工资,打工者听之任之,那么,这种现象只能愈演愈烈。"当事人之一柴翠枝的女儿李娟愤愤不平地说,她不仅是在为母亲和另外一位老人维权,更是在替更多随意被用人单位克扣工资的打工者在讨说法、争权益。
  

  A 身体吃不消,俩女工辞职

  一间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房间里弥漫着酸腐的味道。这是一个打工者的租住房,采访时,57岁的李保汝和丈夫就住在这里。一连半个多月,他们每天吃的是白开水就馒头。

  李保汝是临县人,丈夫张利兵和其同在太原市小店区顶禾苗刀削面馆打工。“不省钱不行啊,我们的工资要扣押到这个月15日才发放。老头子也因为我的事辞职了,现在两个人都失业了,只能靠省钱过日子了。”李保汝的头顶上脱掉了一块头发,她称在上班后头发才脱落的,“我们的工作环境潮湿闷热,租住的屋子也不透气,上了一个月班后,我就感觉到头顶又疼又痒,最后,头发就成团地往下掉……”7月1日,李保汝和丈夫还在满怀希望地等待着饭店最后的答复。

  4月16日,家住吕梁临县农村的李保汝,因无经济来源,就在太原市小店区康宁东街的顶禾苗刀削面馆谋到了一份洗碗的工作,包吃包住,一个月报酬为1600元。

  “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工作特别累,完全不是我这个年龄所能承受得了的。我们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工作,又热又闷,房间里放着一台有故障的电风扇,电风扇经常坏掉。每天上午九点多上班,一直到下午三点半才能下班,晚上同样要工作五六个小时,每天最少工作十几个小时,我只有不停地洗刷,节假日没有休息。”李保汝叙述。

  因进入饭店工作之初,他们都签订了一份内部合同,干不够两个月,不允许辞职,若辞职不发放任何工资。提出辞职申请后,如果没有新的工人顶替,不允许离开。“起初,我们的身份证被扣押,尽管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也得坚持工作。半个月后,饭店将身份证还给了我们。半个月工资就有800元,谁也不甘心工资被扣,我们不得不干够两个月。”柴翠枝是长治市黎城人,今年52岁,她和李保汝在一起坚持了两个月后,她们于6月提请辞职。

  B 一个树脂杯,要赔五百元

  就在她们提出辞职以后,饭店的高姓经理提到了一个事,称饭店有人发现两人曾经各自扔掉一个杯子。这时,李保汝他们才回想起那次不经意间犯下的错误。

  今年6月的一天,李保汝和柴翠枝在清理餐具时,发现有三个杯子杯底有红色的涂料模样的东西。“我俩将杯子分别泡到八四消毒液和火碱里,一个杯子被清理干净了,但还有两个杯子洗不掉。洗不掉怎么办?于是,我和柴翠枝一人扔掉了一个杯子。”如今,李保汝为这个举动懊悔不已。

  平时,李保汝特别节省,也特别小心,比如迟到一分钟会扣掉5元钱,李保汝和丈夫每天都会提前赶到工作岗位。而这一次的疏忽,却要被扣掉500元,她非但不能接受,也无法原谅自己。

  柴翠枝争辩:“我们很用力地清洗过了,三个杯子,一个洗干净了,还有一个,颜料怎么泡也泡不起来,另外一个杯口已经破掉了,我们就商量,不行扔掉吧。”

  辞职时,高经理又提起这个事情。“高经理说,杯子扔掉了,就得赔钱,你们的工资都不够扣的。”李保汝丈夫张利兵向记者介绍,当时他就生气地问,“那扣多少钱呢,100元也是个扣,500元也是个扣,也不能都扣完了。”高经理回答:“一个杯子要扣掉500元,剩下的工资以后结算。”

  两位洗碗工极力争辩,尽管饭店另一位负责人提出数额太高,但高经理态度很坚决。

  500元一个杯子,对任何人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对于两名洗碗工来说,则无异于是天价。

  被饭店克扣工资后,柴翠枝并没有停歇下来,她马上奔走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继续打工赚钱。“我的老伴患病多年,脑梗、高血压及心脏病等等,每个月的药费固定就需要1400元,我不能停下来……我的孩子过得也很拮据,我老伴就靠我活命哩。”

  两位生活在最底层的大龄农民工,面对着这样的劳动纠纷,他们一筹莫展,却又不甘心工资被如此克扣。他们多次来到顶禾苗刀削面馆,哀求饭店经理不要克扣那么多,“扣100元行不行?这个价钱,我们也能勉强接受。”柴翠枝回忆,饭店的一位女经理听到他们这样说,索性将他们推出饭店门外,警告他们“不许再进去捣乱”。

  7月1日,在顶禾苗刀削面馆里,记者看到这样的杯子,普通的白色树脂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经过了解,市场价为5元-10元。

  C 年逾五十岁,超龄成问题

  李娟是柴翠枝的女儿,她待业在家照顾一岁多的女儿。母亲的这份工作是她打听着找到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觉得很愧疚:“没能照顾好父母,还让母亲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从6月23日之后,她就抱着女儿出入顶禾苗刀削面馆和负责人谈判,想能缓和一下关系,将500元的扣罚降低一半。

  “根本没有用,我好好说,也不行,我说要找媒体、找劳动局,她说‘你爱到哪里告告去,我不怕’。”李娟只好又来到了太原市小店区劳动局。“劳动局监察大队的负责人很和气,他解释说,因两位洗碗工的年龄都已经超出50岁,因而,一旦年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就不再属于劳动合同法管辖,也不在劳动纠纷的维权范畴内,但是,他们会关注这件事。”这样的情况出乎李娟的意料之外,她很失望,又想到了太原市小店区工商局,她认为,工商局是管理商户的,或许在这里可以找到维权的机构。

  在小店区工商局档案室,李娟查阅到了一个信息——在企业档案信息卡里,并没有“顶禾苗刀削面馆”的登记信息,只有原来的“银河飞渡刀削面馆”的经营许可信息,经营期限为2011年到2015年,法人代表为杨某。

  经过咨询,李娟得知,营业名称发生变更后,必须重新审批变更,否则就违反了工商条例。

  7月1日,李娟向本报进行投诉后,提供了相关信息。

  D 劳务关系在,为何难维权

  在顶禾苗刀削面馆,一位李姓经理如此解释:“500元,不是针对一个杯子就扣除500元,而是针对这种恶劣的行为所作出来的惩罚。每个饭店都会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而且,他们扔掉的,不止是一个杯子。”那究竟是多少个杯子才扣除了500元呢?有什么证据吗?李经理并没有回答。

  7月11日,在太原市小店区工商局工商所,综合所反映情况进行分析,监察二队队长吴世娃认为,如果名称改变了,但没有办理营业变更,在原法人代表同意的情况下,有可能是私自转让营业执照,工商局就有权收回执照,责令其抓紧办理;如果没有经过原法人代表同意,则属于无照经营,在重新审核办证的期间,是不可以营业的。

  当日,监察二队立即前往顶禾苗刀削面馆进行了调查核实。吴世娃将调查情况反馈如下:现在“顶禾苗”的法人代表没有改变,还是原来的杨某,她于今年的5月12日重新登记,并申请工商核准。目前,因程序只在“名称核准”的办理期间,从而档案室无法显示该商家的全部信息,他们的营业执照正常并符合要求。

  同日,在小店区劳动局,记者了解了相关情况,该监察队负责人称,在接到投诉后,就安排人员对“顶禾苗”进行查实,“顶禾苗”将5月工资表形成汇报材料上交到了劳动局。在这份材料中,可以找到“李保汝”和其丈夫“张利兵”的工资发放情况。日前,劳动局要求该饭店提供6月的工资表,并计划根据材料,对其违反劳动法的行为进行协调处理。

  “按照《劳动法》规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从劳动者本人的工资中扣除,但不得超过20%。应该说两位劳动者已经超过了法定退休年龄,不属于劳动合同范畴,出于对劳动者同情救助的目的,我们愿意尽力帮他们维权。”这位负责人表示。

  7月20日,李娟说,母亲拿到了剩余的工资,但对于克扣的500元,饭店依然没有任何说法。

  顶禾苗刀削面馆缘何如此漠视劳动者诉求,一个杯子扣除500元的根据何来?

  李保汝和柴翠枝是劳动者,为何却无法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法律条规,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小店区劳动局将如何处理这起纠纷,本报将继续关注。

  本报记者 高 辉 文/图


关键词:太原面馆女工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