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4年第三期 > 维权﹒您说话 > 本期关注 > 正文

就业遭遇黑中介,300河南毕业生被弃廊坊
2015-07-07 17:20:23来源:作者:青萍 米诺责任编辑: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201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到了惊人的699万,再创历史新高。随着大批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各种针对大学毕业生的中介也活跃异常,其中不乏鱼目混珠的黑中介。黑中介将手伸向校园,在收取中介费的同时,学生就业却得不到任何的保障。他们并没有与学生签订用工合同,一旦学生的权益遭到侵犯,学生维权甚为艰难。
2013年7月11日,由于没有辨清中介公司的资质,没有仔细阅读中介提供的就业信息,河南8所高校的300余名大学生被河南一家中介公司欺骗,来到廊坊富士康,结果在厂外徘徊两天一夜应聘无望……本刊联系上其中一名女生郭霁,向我们讲述这次被骗的全部经过。
      \
                           单纯地郭雯被中介狠狠摆了一道



毕业屡受挫,
女大学生陷入求职焦虑
 
  2012年3月,实习结束后郭霁回到学校,恰逢“春风行动”开始,郑州各大高校接连举办校园招聘会。郭霁也开始了求职之路,她一场场地跑校园招聘会,郑州大学、河南理工大等等,一场不落。
  郭霁1991年出生在河南南阳一个清贫的农村家庭,2009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河南工程学院机械制造专业。为了她上学,家里几乎借遍了全村,四年下来已经欠了近5万元。就在她大四实习时,母亲却不幸患病,每个月的医药费超过了300元。这对于本已就贫穷的郭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早日就业就成了郭霁全家最殷切的希望。
  前前后后跑遍了近10场招聘会,本以为在校期间成绩优异的郭霁能很顺利地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可每次筛选简历时,她的简历往往在第一轮就被淘汰。
  12月上旬,河南一家小机械制造厂来校招聘,郭霁的简历再次被筛掉,她不服气,大声跟面试官说:“我的学校是不算最好,可我在学校努力学习专业知识,也获得了优秀实习生的称号,为什么连个面试的机会都不给我?”
  面试官也无奈地看着她,解释说:“同学,不是你不优秀,可你毕竟是女生,在动手能力和力气上都比男生差。如果遇上机器要搬要抬的,你能做吗?这不是我们搞性别歧视,是客观存在的问题。”郭霁听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遭到打击的郭霁回到宿舍,不禁痛哭一场:找不到工作该怎么办呢?父亲在外打工供自己读书,母亲身体不好要长期吃药,还有个弟弟在上中学。眼看着毕业日期的临近,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她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啊!
 
峰回路转,
就业原来另有捷径
 
  2013年6月底,室友王艾突然神秘地找到了郭霁:“小霁,你猜我在校园的信息公布栏里看到了什么?我看了一则招……聘……广……告!”王艾把“招聘广告”说的特别重!听王艾这么一说,郭霁两只眼睛都放了光:“什么公司,要女生不?”“是河北廊坊的富士康,不限男女!”
  在王艾的代领下,郭霁在贴满招工广告的布告栏上找到了这个招聘广告。广告上称廊坊富士康厂区正在招聘员工,不限男女,工资每月1800元左右,包吃住。大名鼎鼎的富士康,郭霁顿时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还等什么,她立即按照广告上的联系方式拨打了电话,可电话号码显示是在河南郑州,郭霁不由得疑惑起来,便问对方:“不是廊坊的富士康厂区招聘吗?怎么号码是郑州的?”
  电话那头,对方态度和蔼地跟郭霁解释说:“我们是郑州新奥埔职介公司,是廊坊富士康委托我们帮他们在郑州进行新员工的招聘。如果他们亲自做这么大规模的招聘是要花巨额成本的。”
  郭霁也觉得这个解释很在理,并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对方,男子告诉郭霁说:“富士康的待遇还是很有竞争力的,这次招这么多人,你可得抓住机会了,而且就你刚才跟我讲的情况,你是完全可以被录用的。有空你来我们公司,我们做一个简单的面试吧。”对方给郭霁丢了一个地址,约郭霁第二天上午在公司见面。
  2013年7月3日一早,郭霁就从学校出发,按照对方给的地址,她来到了郑州市金城街。可是郭霁在街上转悠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新奥埔公司的具体办公地点,询问了很多人,大家也都纷纷表示没听说过新奥埔公司。
  眼看着时间一分分钟流逝,已经过了面试时间,郭霁急得满头大汗,无奈之下再次拨通了职介公司的电话。在电话那头的指引下,郭霁好不容易在一栋居民楼里找到了既没有挂牌也没有任何标识性的公司。进到屋里,郭霁粗略观察了一下,不大的居民屋里早已聚集了十来个学生模样的人,客厅墙上挂满了各种公司制度,几张办公桌上凌乱地放着一些打印好的广告。广告内容和她在学校布告栏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但公司一共只见到3名员工,一个负责维持秩序、一个登记应聘人信息和面试、最后一个负责收费。
  一听到说缴费,郭霁心里又开始疑惑起来,可已经错过面试时间的她来不及细想和询问,登记完后便匆匆进入了“面试间”。面试的过程进行的很是顺利,“面试官”满意地看着郭霁,“好了同学,你已经通过我们面试了,现在去缴200元入职费吧。”
  面试前后还没用到3分钟,这么快就定了?郭霁小心翼翼地问对方,“还没上班就要交钱嘛?”对方似乎早料到郭霁会这么问,不紧不慢地笑着回复她:“这个费用主要是用来包车的,把你们这些员工从郑州送到廊坊的车费,还有一点点象征性的信息费。”
  郭霁算了算,从郑州到廊坊的车费也确实差不多这数目,但她还是颇为谨慎:“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我可以出去取吗?而且刚才您说郑州各大高校都有招聘,我能联系他们吗?”男子有些不耐烦:“每个高校我们都会安排一个学生作为联络人,你们学校也有的。”随后,他果真将几个手机号和姓名给了郭霁。
  从职介所去银行的路上,郭霁按照名单一一打过去。对方也证实了该中介负责人所说,他们也都上交了200元。求职心切的郭霁再也等不及了,她立即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南五里堡支行将200元钱打到了中介指定的工商银行账号里。
  钱刚存好不到10分钟,郭霁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郭霁同学,钱款已收到,我们会在7月13号从金水的瑞隆城出发,到时你跟学校的同学一起过来。另外,我们还有名额,如果你有同学、朋友还没找到工作的,也可以介绍给我们。”
  放下电话的郭霁,长吁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回到学校的郭霁,安心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更加积极地在学校里寻找将和自己成为同事的校友们。很快,她就找到了大部队,更惊喜地发现队伍里除了王艾之外,竟然还有相熟的好友李丽丽和同专业的小师弟张俊。满怀着憧憬,郭霁和同学以及母校告别,兴致冲冲地奔回老家。7月13日上午,郭霁从老家赶到郑州,在学校门口与其他3名同学汇合,一起吃了个午饭后,满怀期待地与学校大部队汇合并赶到了瑞隆城小区门口。
  这天晚上,在职介负责人的组织下,300余大学生分乘中介公司雇的大巴车从郑州出发。郭霁与所有应聘的学生一样,一路欢歌,对未来的职场生活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一直到深夜才安静下来,渐渐睡去。
  然而,这一辆辆大巴带着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驶向了前途未卜的骗局。
 
入职缘是镜中花,
少女流落廊坊街头
 
  7月14日凌晨5点,郭霁乘坐的大巴就来到了廊坊龙河工业园富士康厂区的对面,300多名学生兴奋地卸下大包小包,在“负责人”的指挥下,排得整整齐齐地等在原地,脸上却都难掩激动之情。“负责人”把郭霁他们安顿在富士康厂区对面并要求各个学校联络人负责本校队伍的秩序,自己便指挥着运送学生的大巴匆匆撤离现场,他对学生们说有份合同原件落下了需要现在去取来。
  郭霁和同学们围坐一圈,指着远处在朝阳中渐渐清晰的工厂兴奋地议论着。“你猜我们将来住在哪栋楼?又在哪里上班呢?”郭霁指着工厂有些期待地问。“你看工厂墙上好多突出来的东西,那是什么?”李丽丽好奇地指着问。李俊摆弄着手机回答道:“那是为了防止工人坠楼的防护网,富士康的工作压力特别大,有些人受不了就寻了短见。”“啊!那这会不会闹鬼啊?”王艾一句惊呼,吓得李丽丽和郭霁差点抱在了一起。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王艾抬手一看已经是上午7点多了。厂房的大门还是紧闭着,厂房的轮廓在朝阳里渐渐清晰。远处厂房里上夜班的工人开始陆续下班。
  300多名连早饭都不知道去哪吃的,大学生就这么窝在富士康门口。本来井然有序的队伍,开始出现了混乱。虽然各个学校的联络人在努力地安抚大家的情绪,但是郭霁看得出来其实联络人们也有些动摇。
  郭霁看到几个学校的联络人聚到了一起,他们正在商量着什么。不用说,郭霁也知道他们心里的鼓点敲打的不比自己慢。有几个联络人在一直不停地拨打着电话,但是电话似乎始终没有接通。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联络人,电话突然响了。本来有些嘈杂的人群一下安静了下来。距离对方很近的郭霁清晰地听到联络人和对方的通话。
  “啊?好,你们正在和对方协商是吧?”“哦,好。不过你们最好能快一点啊,我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眼看着都要到中午了,大家连早饭都还没吃。”“行,我通知他们。我们很着急,你也知道,请你一定要快点啊!”
  没过多久,那个联络人就大声地通知大家:“大家请安静!现在中介公司正在和工厂协商一些具体的事项。大家稍安勿躁!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能进厂了!”他的话犹如一计强心针,让已经有些丧气的学生们又一次振奋了起来。
  本以为这次很快就能进厂,谁知道一直到了下午3点多钟,中介那儿依旧是没有任何消息。饥肠辘辘等待了9个小时的学生们,终于决定不再傻傻地等下去了。几个联络人开始想办法和工厂沟通。
  和同学围坐在一起的郭霁在廊坊第一次感觉到了心慌,这不仅仅是因为已经在低声哭泣的李丽丽,更多的是这次入职过程,实在是诡异得过分。从来没有听说入职需要等待这么久时间,更没想到中介的人了无音讯,工厂也大门紧闭,这似乎是一个套,套住了她,也套住了一同前来的300多名大学生。
  就在郭霁忐忑不安的时候,几名联络人敲开了富士康传达室的窗户。当保安刚伸出头,他们一拥而上:“你好,我们是富士康在河南招聘的大学生新员工,说好是今天来报道的。一大早就等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排我们正式工作呢?”
  保安看着眼前的学生们,顿时愣住了:“我没接到有关通知啊,也没说最近要招聘这么多人啊。”保安在里面打了一通电话又一次伸出了头。这次,保安十分肯定地告诉他们,目前没有大规模的招聘计划,也没有部门知道相关的情况,让他们和送他们来的人联系。话音刚落,保安便啪地一下关上了窗子。
  守在门外的学生们顿时炸开了锅。“保安说话靠谱吗?”“不会是富士康想反悔吧?!”“我们肯定是要进厂看看的,见到领导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联络人隔着窗子对着保安嚷了起来,有些激动的学生甚至大力地拍起窗户,表示要进厂区见领导。保安将门窗紧紧锁了起来,无论门外学生们怎么闹,一概不理。
  人群中早有人拨打了职介的电话,可电话刚开始一直占线,好不容易拨通之后,对方匆匆扔下一句:“我们还在协调,你们耐心等待。”然后就仍旧再也没有接通。同在场所有学生一样,郭霁简直心急如焚,一方面她不肯相信自己是被职介介骗了,另一方面她仍旧寄期望于是职介和工厂的沟通上出了问题。
  300多人就这样僵持在富士康厂区门口,惹得过往的员工和路人议论纷纷。“我们厂区不是不招大学生的嘛,一般不都招的中专、技校的学生或者有经验的打工者吗?”“就是,我看这些大学生们八成是被骗了。”这样的议论让郭霁他们越来越绝望。
  郭霁和好友们跟着几所学校的联络人绕着整个厂房转了一圈,他们发现从侧墙爬进去问题不大。于是,四五个高大的男生便偷偷爬了进去,可他们刚进去就被人发现了。那几个男生拼命跟对方解释,可对方完全不听解释,将他们全部赶了出来。
  时间飞快地过去,当王艾再次看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见情况不对劲,有学生继续拨打中介的电话,可得到的回复是还要继续等,因为还没有厂方协商好。一整天没吃东西,加之天气炎热,郭霁她们是又饿又累,实在撑不住了,郭霁向联络人建议:“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工作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咱们还是报警吧!”
  报警之后没多久,郭霁就看到一辆警车开到了他们身边。车上下来的警察是廊坊市安次区公安分局龙河派的民警。学生们看到警察来了立刻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待民警了解完情况后,已到深夜。首先联系了厂区周边村街的出租房,安排学生们住下。随后,民警联系了郑州警方。
  在两地警方共同努力下,中介公司同意派遣车辆去廊坊将学生接回郑州,但车辆是公司雇的,乘坐公司派过去的车辆回郑州的话,200元的费用是无法退还的。
  7月12日中午,中介公司派了一辆大巴,将50多名学生接回了郑州。而其余200多名学生则只得自行回家,中介公司承诺会向自行回家的学生退回150元费用。郭霁与两位好友自己凑齐做火车回了郑州,也没有得到中介公司承诺的150元返还的费用。
 
 
链接:
  ■30余名咸阳大学生 流落扬州街头
  2013年7月15日,30多个咸阳中医学院大学生打工被骗,露宿扬州街头。据了解,刚开始从咸阳出发时一共有150名大学生,中介包了3辆大巴车。每人交了350元钱。先是到苏州,然后到昆山,后来到上海,最后到扬州,几经周折,30余名学生最终走到流落街头的地步。
  ■洛阳100名大学生赴安徽打工被骗
  百名河南洛阳高校学生赴安徽宿州打工遭遇被骗。一同去打工的学生共有100人,都来自于河南科技大学、洛阳理工学院和洛阳师范学院。本来说好的保底工资2400元根本达不到,学生们不愿意干,每人损失了350元的中介费。7月6日,学生在当地警方帮助下,返回家乡。
  ■河南百名学生流浪苏州
  6月29日,来自河南的200多名大学生经郑州一家中介公司介绍去苏州打工,每人向公司交了150元到200元不等的费用,但最后只有40多名学生进厂工作,另外100多名学生在苏州街头流浪。
  ■700名学生露宿信阳
  7月4日,河南信阳农业高等专科学校的700多名学生寻工未果,在惠州仲恺阿尔发工业区的一块空地上露宿;
 
 
对话高校:
针对大学生就业难,本刊记者采访了合肥师范学院就业指导中心负责人吴处长,就相关问题吴处长进行了简要介绍。
  本刊记者:贵校毕业生通过中介、职介就业大概占多少比例?
  吴处长 :从往届我们毕业的学生来看,大概占到5%左右。
  本刊记者:如果通过中介求职,毕业生应该怎么做?
  吴处长 :近几年,职介行业的发展为大学生求职、就业带来了一定的便利,成为就业促进工作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目前这个行业的发展良莠不齐,一些不法职介影响了职介行业的正常发展。同学们在在选择劳务中介的时候,首先都要保证该机构具有合法的手续和证件。一定要先审核中介机构的资质。若果万一遇到黑中介导致上当受骗和财务损失,受骗的大学生应该主动向工商等劳动监察部门进行举报,数额较大的,可以直接选择报警。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小贴士:如何正确区分合法中介和黑中介?
    首先要审核该机构的合法性质,通过审核该机构的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明确该机构是合法注册的单位。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留意该职介机构是否具备劳动行政部门颁发的《职业介绍许可证》。在满足以上两个基本条件的基础上,慎重选择具有良好资质和知名度的机构,并要求中介提供的用人单位相关信息,并进行认真核对,确保提供的就业信息真实有效。
 

关键词:廊坊河南毕业生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