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一期 > 情缘.家天下 > 男人百相 > 正文

“木心”青年,带领城市白领玩木头
2015-07-30 17:29:08来源:作者:浦东责任编辑:汪羽佳

                  \

          说到木匠,很多人还停留在工厂里或乡村老木匠用木锥和锤子敲打的画面,但在今天,很多都市里年轻人迷上了木头的文化,不想让流水线绑架创作力,不想让自己成为“屏幕人”,在细碎木屑中挥洒汗水,感觉自己最真实的存在。
在杭州一家知名IT公司做设计的高长线正是有感于城市里玩木工基地的缺失,索性辞去工作,联合同样热爱木工的几位好友,在杭州郊区的勾庄吴王村创办了一个开放的木工作坊,在微信上开设了木工课堂,没想到开班就爆满,吸引了上海、杭州、宁波等地的城市白领们一起过来玩木头。
 

 

“木心”青年,
沉醉手作之美

 
  高长线自称为“木心”青年,他痴迷于手上的每一块木头。一颗小小的种子,变成一棵参天大树,在自然界生长时,它能产生大量氧气,给万物带来生命力,然后又被人们砍下,变成木头,用于雕刻之用。“想到它,就不得不佩服自然万物的伟大。”高长线感叹道。
  高长线是在2012年才开始玩木头的,他是温州人,爸妈早年做皮鞋生意,哥哥在老家开了家卫浴公司,高长线毕业时,家里很希望他回家考公务员。但他选择留在了杭州,在阿里巴巴公司的新媒体部门从事视觉设计工作。
  在大学时,高长线就喜欢关注国内外优秀家具设计师的作品。喜欢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想自己动手做一些东西。“木作是一种未来半休闲半职业的生活方式,手工制作是人类的天性,通过大自然馈赠的木头,制作出精巧的木作,会给人一种别样的成就感和愉悦感。木作也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更加亲近自然和环保的生活方式。”
  幸运的是,高长线在网上逛论坛的时候,发现了杭州有一群跟他一样喜欢玩木头的木友。有的爱好者已经用积蓄打造了一个小型的木工房,征集好友们一起玩木工,高长线得以有机会观摩实践、学到真正的手艺。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一帮热情的朋友。“大师兄”,毕业于同济大学交通工程专业,从事路桥设计,规划着整个杭城的道路交通,大师兄从骨子里就继承了爷爷木艺的血统,虽然他没有见过爷爷,但是爷爷留下来的木艺作品却给了他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从小就喜欢建筑业与木作,养成很强的动手制作能力。“红猪”,浙江温州人,2004年浙江工业大学传播学专业毕业,从事过广告、媒体、开矿、策划等工作。红猪对木工很痴迷,2013他买了一本《木工基础》送给理想是家具设计师的妻子,从那以后自己却爱上了木工制作,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用最简单的工具制作家具。
  遇到这些可以切磋的木友后,在他们的熏陶和帮助下,高长线的木艺突飞猛进,两年多一下制作了很多家具,在他租住的房子里,1米8的双人床,电脑桌椅、便携式的衣柜全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同时还帮同事、好友做过若干家具。
  在业余的木工房里学艺终非长久之计,后来高长线跟着大师兄在朋友的木工厂里玩过一阵子,用机器来做一些小型的个性木质家具,后来这家家具厂生意太忙,他们不想给朋友增加负担,只好离开了。
  一直寄人篱下漂泊,这下是彻底没地方玩了,大师兄有主见,他说:“玩久了就会上瘾,手痒了就想捣鼓。既然我们打算长期玩,不如我们凑钱创建一个木工坊。”
  于是在2013年4月,高长线和“大师兄”在杭州勾庄镇合伙租下吴王村150平方米的农民房,除了上班,两个人基本就窝在里面,把它装修成一间简易的木工作坊。有了新窝点,大家在工作之余便来到这里捣鼓木头,起初可以用玩来形容,之后,不断有交流木制经验的朋友,从上海、北京、三亚等地慕名赶来,这里俨然成了木制玩家的交流站。
  高长线和大师兄遂给木工作坊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叫木友木工俱乐部。实木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木友俱乐部设立的初衷就是要提供一个交流学习的平台,让加入木友俱乐部的每个人都能享受制作木制品带来的乐趣。
  大师兄把毕业4年的几乎所有积蓄都投进了工坊。2014年5月25日,本是他和女友小雯计划在杭州办婚宴的日子,因为钱全部投到木头里去了,只能在这个日子先领证,继续租房。
  为木工坊不断添置设备需要钱,两人都有工作,不是每天都能来,工具放久了也会生锈,于是他们冒出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开一家工友课堂培训班,让所有对木工有兴趣的朋友一起来玩?”
  高长线和大师兄邀请到了杭州资深木友迟斋师傅作为木友课堂的讲师。迟斋先生年轻时做过专业木工,退休后延续年轻时的职业爱好,精心制作家具兼修复古旧家具。收到邀请的迟斋先生痛快地答应了,老先生对木工文化的爱好和热情令高长线和大师兄十分感动。
  2014年6月,木友俱乐部通过微信向社会发出培训木工课程的信息,谁知消息发出仅仅28小时,来报名的就有几十位。为保证教学质量,他们最后选了前10位。报名的全是年轻白领或学生,其中姑娘几乎占一半。
  33岁的杨先生算是杭州互联网和电商的前辈,曾在多个知名网站任职,2009年和朋友开了一家咖啡馆,后来又投资了一家杭州老牌女装品牌。杨先生是设计师出身,经常玩越野旅行,闲暇时喜欢关注有创意的产品。看到木友俱乐部发出的微信后,杨先生很感兴趣。“一来自己生来不太安分,喜欢有创意的元素;二来现在人压力太大,玩这个,可以释放压力。”
  余女士是一位全职妈妈,家在上海,为了参加这个培训班,她要特意赶来杭州住上一个月。上高中时,余女士有一次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手工活动,活动内容为每人制作一把锤子,当时她做得最好看。余女士现在开了三家咖啡馆,全交给别人打理。开第一家咖啡馆时,她请来木工做店里的桌椅,但做出来后感觉太粗糙,“现在很多木工做不出我想要的桌椅,咖啡馆需要有美感,所以我想试着自己去学木工。”
  小飒同学是首批学员中最年轻的,今年才21岁,目前是一位大三学生,学的是工业设计。她是台州人,爸妈在机关单位工作,也希望她毕业后能回家考公务员。但她从小“爱玩”,大学经常逃课去香港、台湾、澳大利亚旅游,想趁年轻多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毕业后,小飒同学想从事家具设计方面的工作。在工作之前,她想多摸摸木头,动手感受下。“明清时期,中国的木艺曾达到顶峰,而现在的家具全都是欧美、日本的设计,我觉得很可惜,这些都是中国传统的东西,我们年轻人应该多去学学,不应该丢掉。”
  他们不是职业木工,他们只是爱玩的木匠,他们中有文员、牙科医生、老师、公务员、淘宝小二、建筑设计师,他们说玩家具比建房子有意思。
 

 

长假不去玩景点,
去木工坊学做家具

 
  6月里两次木工课的成功开设让高长线和大师兄感到非常振奋。高长线那时候正为办公室、木工房两边跑感到疲惫不已,便萌生了创业做木友课堂的想法,“职场四年,其实也差不多该换工作或者创业了,我想要做一个骄傲的木匠。”
  大师兄说:“你要辞,我也辞。”于是他们在同一天递交了辞职书,离开了大公司的两个人正式组建“木友课堂”,带领着更多的都市白领一起玩木工。
  7月底的一天,他们正式来到自己的地盘上班,心情很愉悦。这是忙碌奔波的一天,高长线一大早骑着电瓶车,从10公里开外的家中赶到木工房,虽然他提早了半个多小时到,但是已经有热情的木友在木工房门口等了。10点左右,从杭州各个地方赶过来的木友陆续到达,迟斋师傅也带着准备的课件来到木工房。
  开始由木工房及俱乐部主要成员大师兄做开场白,首先介绍了木友俱乐部及木工房的设立初衷,然后介绍了主讲的迟斋师傅。正式开始上课,迟斋师傅首先从方凳的历史讲起,大致介绍了一遍方凳进入中国的历史,以及方凳各个部件的名称和它们的制作要点。同时演示了各种手动工具的使用方法,然后从方料到划线,再到打眼开榫,最后组装,示范的同时耐心地教导大家制作,学员们也积极动手,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自己动手做家具,大家既认真又投入。
  7月31日陆续毕业了一批学员,杭州的渔夫大哥就是其中一个,他的梦想就是能把自己家的车库弄成一个木工坊,计划退休后的生活就是打球、旅游外加做木工活儿,也顺便给新家添置点家具。虽然他是这期学员里年纪最大的,但却是热情最高涨的,6天的课紧凑地安排完了,牛角椅最终完美完成了。高长线和大师兄都很有成就感。
  2014年的国庆长假,杭州来了这么一群人,他们来到杭州北郊的勾庄吴王村,过一个特殊的国庆假期。木友课堂带大家进入一个全新的假期度过方式——到木工坊学习亲手制作实木榫卯家具。
  学员们来自五湖四海,最远的有来自北京、重庆、广州的,为了迎接这批国庆特别班学员,高长线和大师兄整理收拾了两天,该采购的都采购了,万事俱备。
  在现场,文静的姑娘和帅气的小伙都很认真,都想早一点创造出心爱的作品。一位长相秀丽、身上粘满木屑的女孩,双手正打磨着一只新制成的四脚八叉凳,
  2014年10月10日,学员们带着满意的作品离开后,木工房空荡了许多,时间一眨眼就过了,学员们都已经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但高长线相信,这段一起流汗、一起创造、一起木作的时光,会在他们心中留下印记。“木器是一种生活态度,自然的纹理可以容纳生活的痕迹,平静、质朴又与世无争,它让我们每一天都用心感受生活,感受那些温馨、柔软、舒适的小细节。这是我喜欢的一种生活态度。”

 

关键词:木心木头白领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