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二期 > 维权.您说话 > 本期关注 > 正文

5名中毒女工被困“职防院”:60个日夜怎生熬过?
2015-08-04 11:16:11来源:作者:铃铛责任编辑:许玲

        \
                几个女工围坐在一起,很是无奈                        

 
 

    编者按:随着我国工业经济的不断发展,“职业病”成了威胁劳动者的洪水猛兽,让人防不胜防。职业病诊断难、鉴定难,是劳动者心中抹不去的一道阴影。2014年6月30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2013年全国职业病报告情况》显示,2013年全国共报告职业病26393例,其中各类慢性职业中毒904例,而引起慢性职业中毒的化学物质主要是苯、砷及其化合物和铅及其化合物。
  近年来,群发性职业病事件时有发生,不少劳动者直到身患职业病,才接触到“职业中毒”这个概念。而让劳动者感到痛心的,不是身体的伤害,却是很多企业老板在劳动者出现职业病征兆时就以各种理由将其劝退,或者拒绝在职业病鉴定表上签署“用工单位意见”,甚至是突然失踪,将患病劳动者抛弃在医院里。心理上的失望、担忧、恐惧,成了职业病患者不能承受之重。
2014年10月,因患有“职业性慢性中度正己烷中毒”被送进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治疗的5名女工,在医疗期结束后,工厂老板却不让她们“出院”,只因女工一旦拿到出院小结就可以去做伤残鉴定,向工厂索赔。为此,老板将5名女工“丢”在医院里不管不问……

 气味刺鼻的车间,
藏着看不见的“毒”

 
  今年28岁的王蓝是四川人,2008年年初,得知好友的妹妹去了广东打工,她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想要去城市生活的念头一次次盘绕在她的脑海中。
  2008年11月,王蓝和老公跟着一帮朋友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好友妹妹的介绍下,王蓝顺利地应聘到东莞市兆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后制程车间,主要从事擦晶片工作,也就是擦洗手机的屏幕。
  工作很简单,就是用白电油(正己烷)把屏幕擦干净就行,活不重,但是白电油的气味刺激着王蓝的鼻子,她不停地用手揉着鼻子。不一会,她感觉这些刺鼻的气味顺着鼻道钻进了喉咙,钻进了大脑,让她有些晕眩,有些反胃。
  看着旁边老员工熟练地擦洗着,手上仅仅只是戴着一双一次性手套,而那双手套在不停的摩擦中,食指的指尖已经破了一个小洞。王蓝小声地问那名老员工:“大姐,手上沾到白电油,可会腐蚀皮肤啊?”
  “会有点脱皮,不过干活时间长了,长了老茧就行了。”老员工满不在意地说。
  “那这个白电油味道这么难闻,可有毒?”王蓝担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们刚来肯定要难受几天,不过闻习惯也就闻不出什么味了。在这样的工厂做工,车间都是这样怪怪的味道,习惯了就好。”老员工给了王蓝一个无奈的笑容。
  不一会,有新来的员工抱怨道:“这么难闻,也不发个口罩遮一下。”不料,这话被巡视的车间负责人听到,狠狠地训斥了抱怨的工友:“有手套就想要口罩,要是发了口罩你还想要帽子,干个活还挑三拣四的,不想干就走。”
  本来王蓝也想问问有没有口罩,车间里弥漫着白电油的气味,让她胃里一阵阵泛着恶心。看着车间负责人发火的样子,她默默地低下了头擦洗着手机屏幕。看着手上的一次性手套,王蓝轻声叹了口气。不知道是王蓝太使劲,还是手套太单薄,一上午不到的时间,手套就被擦破了,她的手指上沾满了白电油。
  那天中午,别的工友都去吃饭了,王蓝一个人在水龙头前使劲地冲着自己的双手,一遍又一遍打着肥皂,可是她觉得白电油的气味似乎粘在手上,怎么都洗不掉,手指都被她搓白了也没有用。闻着手上的气味,又闻着衣服上的气味,王蓝坐在台阶上,一点胃口都没有,她真的不知道这股刺鼻的气味到底有没有毒?
  那天下午,看到王蓝低沉的情绪,旁边的一个老大姐悄声地安慰着:“我们刚来也闻不惯这个味道,时间长了,每天不闻这个味还吃不下饭呢。”王蓝被老大姐乐观的精神逗乐了。确实,像她这样没多少文化,也没技术的人,只能干点粗活,工作环境还能好到哪里去?
  虽说思想上想明白了,但是王蓝的内心还是有着一些担心,总感觉这股刺鼻的气味要把她吞噬了……
 

   身患“怪病”,
老板想要卸责

 
  2011年4月,王蓝被老板调到新建立的工厂——东莞市华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做质检员,想着在新厂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王蓝工作起来特别尽责。
  就在王蓝和老公想像未来的幸福生活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头晕,胳膊时不时地酸疼。每次看到王蓝下班回家,揉着太阳穴,一副虚弱的样子,老公都很心疼,“要不明天请假去医院看看吧。”
  “请不了假的,可能是最近太累了,等忙过这段时间也许就好了。”不让老公担心,王蓝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
  其实,王蓝心底的担忧早就冒出来了,这段时间车间不是特别忙,而她却感觉自己越来越累,浑身没有什么力气。她不知道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的自己到底怎么了?
  2012年端午节,老家的一个朋友到东莞玩,王蓝陪着朋友逛街。中午两个人吃饭时,王蓝手中的筷子突然掉了,而她却不知道,差点就用手抓菜,朋友关心地问她怎么了,她解嘲地说,自己工作太累了。然而,王蓝心里很恐惧,因为在那一瞬间,她明白是因为自己的手指没有了知觉。
  假期结束后,王蓝的心情更加沉重,此时的她不仅头晕,手指头老是没有知觉,连走路都感觉腿很重。渐渐地,细心的王蓝发现车间里很多老员工走路都很奇怪,总是拖着腿走路,有种随时要摔跤的感觉,还有的员工经常把擦洗布弄掉了,难道她们出现了和她一样的症状?
  带着心中的疑问,王蓝在一次下班后,悄悄地问了一个老员工,果真,老员工不仅头晕,还手脚麻木没有知觉,而且这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老员工告诉王蓝,她自己偷偷去黄江医院抽血检查过,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来。
  不久,从兆威厂传来消息,有不少员工出现了头晕、四肢麻木的症状。此时,王蓝等一批员工也纷纷向老板反映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老板却说,这么多人的病症都差不多,一定是传染病,怎么会与工厂有关系。
  老板与一些管理人员一致认定这是传染病,可王蓝却发现,在一次上级部门的检查中,老板临时将擦洗屏幕用的白电油换成了酒精,难道自己的症状与白电油有关?老板一定知道员工的这些症状是如何造成的,故意瞒着员工。
  那些天,王蓝一有时间就去上网查看关于白电油的资料,越看越觉得自己像中毒了,那些症状越来越像自己现在的身体。尤其是最近,原本从出租屋到工厂只要走十来分钟的路,她却要走半个多小时,双腿越来越没有力气,感觉里面灌满了铅。每次去车间要上楼梯,她都是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拽着裤子把腿往上提,每天到工作台后,王蓝都要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车间里,很多人都出现了王蓝的症状,有些人是四肢麻木,有些人和王蓝一样已经快走不动路了。
  2012年8月初,王蓝和另一名工友找到老板,要求去医院体检。架不住王蓝的再三要求,老板把两个人送到了黄江医院体检。
  然而,老板并没有把体检结果告诉王蓝,而是直接把她和另外几名工友送到了黄江医院治疗。老板告诉她们,住院治疗一个星期后就要出院,赶紧回厂上班。
  可是,连续治疗一个星期后,王蓝的症状越来越重,不仅不能走路,双手连扣纽扣都扣不起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病房里,气氛压抑,不时有工友的哭声传来,王蓝的心情也低到了冰点,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那天,王蓝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对面床位的工友突然从床上摔了下来,“让我死了算了,这样我就不拖累你和孩子了。”女人的哭声、孩子的哭声交杂在一起,冲击着王蓝的耳膜。那个工友已经不是第一次想死了,她和王蓝说,这种怪病估计是治不好了,不想拖累家人,想去跳楼自杀,可是无法走路,刀也拿不起来,想死都没办法。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王蓝等人病情越来越严重时,有工友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人偷偷去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检查,查出了病因。这个消息无异于炸弹,在病友中间炸开了。迫于压力,原本准备把工人接出医院的老板不情不愿地把两个工厂共34名工人送到了职防院检查,王蓝等人被诊断为:周围神经病变、多发性神经病变等疾病,确诊为职业性慢性中度正己烷中毒,是职业病。
 

 医疗期结束,
却等不来老板

 
  2012年9月27日,王蓝住进了广东省职业防治院接受治疗。远在四川的母亲不放心女儿,千里迢迢从老家赶来照顾她。
  每天挂水,用中药泡手泡脚,做理疗,打激素针,一系列的治疗让王蓝的病情有所缓解。那天,母亲看着护士在王蓝的胳膊上找不到血管,又从脚上找血管打针,母亲哭了,摸着女儿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轻声问:“孩子,疼吧?”
  “不疼,只要能把我这病治好,不拖累你们,这点疼我还是能忍受的。”王蓝哽咽地说,母亲头上的丝丝白发让她心疼。等病好了,她一定要去找老板要赔偿,就凭她胳膊上一块块的疤痕,就凭老板瞒着她的体检结果。可是,自从她住院后再也没见到过老板,只有隔几个月,车间负责人会送点工资给她用。
  在职防院有效的治疗后,王蓝能扶着墙慢慢走上一小段路,能自己吃饭了。为了尽早出院,她每天都要锻炼好几个小时,还让家人买来十字绣,锻炼手指的功能。
  这一治疗就是两年的时间,2014年10月,职防院在给王蓝进行一系列的体检后,向她下发了出院通知书。和王蓝一起接到出院通知的还有4名女工,大家聚在病房里,开心极了,终于可以自由地呼吸外面的空气,看到外面彩色的世界。想着出院后的生活,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可是,大家都想错了。
  有女工打电话给老板,让老板来医院结清医药费,没想到老板说:“出院?你们现在手脚都不麻木了?今天出院,明天就能到厂里上班?”老板的问题让女工们措手不及,虽说治疗效果不错,但是女工们还是手脚无力,走一段路就会感觉很累,要像正常人那样工作还是不行的。
  看女工们沉默了,老板在电话里温柔地说:“不能来上班,就证明还没有完全治好,不着急,你们在医院安心治疗,治好为止。”说完,老板就挂了电话。
  老板什么意思?不打算来接她们出院了?王蓝有种不详的预感——老板要把她们丢在医院里。有女工不死心,紧接着拨打老板电话,老板没接。
  这可怎么办?没有老板来签字,就结算不了医疗费,不结算医疗费医院就不让她们出院。难道老板一直不来结算医疗费,她们就要一直被困在医院里?或者说,老板哪天突然失踪了,不管她们了,那她们的医药费怎么办?
  那一夜,王蓝失眠了。熬了两年的时间,身体终于好转,以为可以回家好好调养,不再麻烦母亲医院和出租屋两头跑,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看着窗外万家灯火,王蓝觉得很冷,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心里的恐惧……
  那几天,5名女工轮流打电话给老板,老板不是不接,就是关机。绝望、害怕的情绪在女工们之间流动着,每个人都害怕被老板“抛弃”。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王蓝等5名女工始终没见到老板的面,最小的一个女工只有18岁,一次次失望后,她蹲在病床下,一边哭一边说:“老板不给我们结算医药费,医院会不会让我们自己出钱结算啊?我到哪去借这么多钱啊。”
  她的话击中了所有人的痛点,大家都沉默了。王蓝想了很久提议道,不如去找找社保局等部门反映下情况。王蓝的提议得到大家的支持。
  第二天,王蓝和另外一名女工向医院请假外出。站在广东省社保局的门口,王蓝打了电话给老板,想再看看老板的态度。这一次,老板接了电话,但却是一通诉苦电话,“你们这么多人不上班,还要发医疗期工资,现在经济不景气,工厂经营困难,哪有钱去结算医疗费。再等等吧,工厂有钱了就去接你们出院。”随即,没等王蓝说话,老板的电话再次打不通了。
  工厂订单不断,老板有两家工厂,怎么可能没钱?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她们出院呢?这是王蓝一直弄不明白的问题。不过,在咨询过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后,王蓝终于明白老板为什么把她们“困”在职防院了。
  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职工发生工伤,经治疗医疗终结期满(伤情相对稳定)后存在残疾、影响劳动能力的,应当接受劳动能力鉴定。也就是说,要做劳动能力鉴定,必须先出院,要有出院小结,相关部门才能给她们做鉴定。只要老板不来结算,女工们就不能出院,没有出院小结做不了鉴定,就不能向老板索赔。
  知道了老板的真实目的,女工们都愤怒了,她们不分白天黑夜地打电话给老板,这下把老板惹火了,直接开口骂女工们,谁打电话就骂谁,粗话、脏话一股脑抛向女工们。
  有位老大姐被老板骂后,气得浑身发抖,一旁的王蓝吓坏了,一边抚摸着她的胸口一边说:“不跟他一般见识,大姐,我们这病还没有完全康复呢,不要病上加病。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的。”
  一个月来,老板始终不露面,王蓝急得整夜整夜睡不着,心急加上没多少心思做康复治疗,王蓝等5名女工的手脚又开始酸疼得厉害。母亲心疼王蓝,说:“要不咱就出院,跟老板说只要让我们出院就行,那个赔偿就不要了。”
  “不行,我们在工厂受伤的,就要让老板负责。”王蓝坚定地说。
  后来,5名女工找到当地的政府、安监局等部门反映情况,可是相关部门协调时,老板摆出一副“我没钱”的样子,让各部门都很为难。
  得知老板的态度,王蓝等5名女工抱在一起痛哭起来,老板不露面,不出钱,她们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坚守着,还是放弃索赔自行离开?
  看着面色憔悴的母亲,想着自己病怏怏的身体,尤其是老板不管不问想要推卸责任的态度,就让王蓝很生气,如果放弃索赔,就等于放纵了老板,以后可能有更多受伤害的姐妹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想到这,王蓝决定不离开,她一定要找老板索赔。
  2014年11月26日,在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下,被困职防院两个月的王蓝等5名女工终于拿到了出院小结。12月3日,王蓝等人向当地的社保局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的申请,目前正在等待中。
  12月15日,王蓝接到当地工商局工作人员的电话,询问王蓝等女工和老板就职业病索赔一事是否达成协议了,因为老板已经向工商局申请注销工厂,想以此来逃避王蓝等女工的经济赔偿。目前,王蓝等女工在筹备材料递交工商局,证明她们的职业病索赔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去阻止老板注销工厂逃避责任。(应主人公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法律讲堂】
  ★职业病工伤劳动者的待遇
  1.职业病医疗期间待遇:因工伤停工留薪期间工资照发,医疗费用及交通食宿费用(以实际发生为准)均由单位承担。
  2.职业病康复期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未购买工伤保险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资待遇及食宿交通费用按照医疗期待遇执行。
  3.护理费待遇:停工留薪期间需要护理的,由单位负责。护理级别分一、二、三级,护理费标准分别为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50%、40%或者30%。
  4.工伤营养费:根据医嘱或者鉴定,可以按照30元/天左右估算,没有具体的标准。
  5.一次性残疾补助金:一级伤残为27个月的本人工资,二级伤残为25个月的本人工资,三级伤残为23个月的本人工资,四级伤残为21个月的本人工资,五级伤残为18个月的本人工资,六级伤残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七级伤残为13个月的本人工资,八级伤残为11个月的本人工资,九级伤残为9个月的本人工资,十级伤残为7个月的本人工资。
  6.工伤伤残津贴:一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90%,二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85%,三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80%,四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75%,五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70%,六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60%。

  ★特殊情况职业病患者待遇

  1.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处理
  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由该单位向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直系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
  2.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后在失业期间发现患职业病的待遇
  根据《职业病范围和职业病患者处理办法的规定》,劳动合同制工人、临时工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后,在待业期间新发现的职业病与上一个劳动合同期工作有关时,其职业病待遇由原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的单位负责;如原单位已与其他单位合并者,由合并后的单位负责;如原单位已撤销者,应由原单位的上级主管机关负责。
  3.变换单位的职业病待遇
  根据《职业病防治法》和《职业病范围和职业病患者处理办法的规定》规定,职业病病人变动工作单位,其依法享有的待遇不变。患有职业病的职工变动工作单位时,其职业病待遇应由原单位负责或两个单位协商处理,双方商妥后方可办理调转手续,并将其健康档案、职业病诊断证明及职业病处理情况等材料全部移交新单位。劳动者被诊断患有职业病,但用人单位没有依法参加工伤社会保险的,其医疗和生活保障由最后的用人单位承担;最后的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该职业病是先前用人单位的职业病危害造成的,由先前的用人单位承担。
  4.企业合并破产的职业病待遇
  用人单位发生分立、合并、解散、破产等情形的,应当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进行健康检查,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妥善安置职业病病人。
 
新闻链接
  ★今年29岁的晓晓(化名)在山东天诺光电材料有限公司搞材料研发,工作3年来长期接触苯、二甲苯等原料。在一次自费体检中被确诊为白血病,医生告诉她,二甲苯有致癌作用,包括白血病。为此,她向公司提出做职业病鉴定,但公司没有同意,说那样对公司的影响太大。随后,公司老板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生活日报》报道)
  ★来自贵州的17岁女孩罗双双在广州一家皮具厂打工59天后,晕倒在出租屋门口,送院后被诊断为职业性急性重度1,2-二氯乙烷中毒,简称“胶水中毒”。在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里,与双双一样病情的有38例,毒胶水让她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受了损伤,几乎没有希望完全康复。经过半年治疗,有人病情反复,生活无法自理,出院遥遥无期;有人已经达到出院标准,却与老板协商赔偿未果,不敢轻易出院;也有人因老板早已逃走,不知如何决定去留……(《南方日报》报道)
 
    编后:职业病,让一个个患病女工如花的生命慢慢凋零,这些女工的家庭大多经济状况较差,一旦患病,整个家庭就变得“支离破碎”。很多企业老板得知女工患了职业病,往往能找出很多理由来卸责,甚至通过非正常手段用改变医院诊断的方式来推脱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更有甚者直接卷款逃之夭夭。对职业病患者来说,也许病痛不可怕,可怕的是老板不管不问的态度,成了压垮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们的无奈,是职业病之痛,更是我们文明社会的“内伤”。严格落实与严肃执行相关法规制度,也许能够逐步消除这种病痛!


   

关键词:女工日夜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