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四期 > 维权.您说话 > 本期关注 > 正文

撤资不“撤责” 三方联动为职工维权
2015-08-07 11:39:03来源:作者:金穗 米诺责任编辑:赵靖

    2015年2月5日,临近年关,广州日资企业西铁城公司突然宣布关闭,并要求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千余名工人瞬间失去工作,措手不及的她们自发聚集在工厂门口讨要赔偿,政府紧急介入处理善后。在工人中一位打工妹更是急得落泪,因为她2月15日就要结婚,家里急需钱……
该企业为什么要突然解散?为什么工人事先都不知情?面对这样的做法,工人们该怎么办?企业应如何做?政府又应该如何处理?事件的结局又如何呢?近日,记者经过多方深入采访,了解了该事件的来龙去脉——


  \
                  职工在厂门口聚集讨要赔偿


  \
                     西铁城张贴的解散通知



 

打工妹年底结婚差钱,
工厂突然解散急煞人心

 
  “老婆,你到底哪天回来呀?”2015年2月5日早晨,陈艳上班前接到未婚夫李强的电话,催她早些回老家,因为他们的婚礼定在2月15日举行。她开心地回答道:“老公,假我已请好啦,2月8日就回来!”
  陈艳出生于1988年,是湖南衡阳人。2007年,她中专毕业后,进入广州市花都区伟合(2010年更名为西铁城)精密电子有限公司做质检工,该厂是“世界500强”之一的日本西铁城集团在中国设立的重要生产基地,已有十几年历史,主要生产手表外装以及钟表电子零部件等。
  家境贫寒的陈艳,在厂里打工时兢兢业业,平时省吃俭用,每个月都将大部分工资寄回家供两个妹妹读书。2014年初,她经人介绍谈了个老家的男朋友,名叫李强。陈艳是家中老大,其父母决定招婿,李强也愿意入赘,并由双方出资修建新房子。2014年12月,陈家的房子已修好,且将入伙日子及婚礼选在同一天。由于修房时欠了几万元账,陈艳想多攒点钱回去还债、结婚,因此她十分珍惜这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陈艳已在厂里做了快8年,她打算一直做下去,希望能买够15年社保,这样将来到了退休年龄就可以领取养老金。2015年2月2日,她向厂里请半个月假,准备提前回乡,厂里答应了并告诉她第二天就可以结算工资回乡。但她的火车票已买在2月8日,所以她决定多上几天班。
  2月5日上午,陈艳在车间里高高兴兴地上班,还承诺春节后给工友们发喜糖。可她万万没想到,当天下午1时许,厂里竟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突然贴出一份公告,宣布公司解散,即刻与全体员工终止劳动合同,并要求所有员工离开公司!
  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尽管厂方承诺将于近日给每个员工结清工资及补偿,但是工人们依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工人们聚集在厂区门口的空地上讨要赔偿。
  陈艳当时看到公告时,也惊呆了。工厂突然撤离一下子打乱了她很多美好的计划。由于家里有个债主逼得急,加上她结婚连起码的酒席费都不够,这个年底她必须凑够2万元带回去,除了她自己的两个月工资外,她已跟三个要好的女工友说定各借5000元,等她春节后和李强出来打工慢慢还。但工厂突然解散,她和工友们的工资能不能拿到还是个未知数,即便能拿到,大家以后各奔东西,谁还愿意借钱给她?想着所有计划都泡汤了,陈艳心急如焚,她不知如何应对即将来到的“双喜临门”(入伙、结婚)。
  就在陈艳挤在人群里和工友们一起讨薪时,李强又打来电话,说想买个洗衣机给她做嫁妆,问她还能不能转800元钱。她躲在角落里顿时泪流满面,伤心地告诉李强厂里发生的一切。李强也是山穷水尽,为了娶陈艳,他已将打工10余年存下的20万元帮助陈家修建新房,否则他也不至于差这800元。但听了陈艳的哭诉,李强立刻安慰她:“那就不买了吧,你要保重身体,别心急,拿到工资就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陈艳没法不心急。她还有3天就要坐火车回家了,10天后就要举行婚礼!如果这几天拿不到工资,结婚、过年都没心情!心急的不止她一个,厂里很多工人都买好了返乡的车票,大家都希望尽快拿到工资和补偿回家过春节。气愤、焦急,使得工人们十分不满。
  下午2点40分左右,现场开始混乱,有的工人由于情绪失控,躺在地上哭喊,更多的员工拿着手机在草坪上拍照,或打电话给报社、电视台“求助”……
  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当地公安局很快派出大批警察及治安员劝导工人先离散,通过正当途径依法维权。陈艳和几个女工友挤在人群里,心急火燎却又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微博微信微诉求,
理性谈判阳光维权彰显智慧

 
  在人群不断挤压的过程中,陈艳和几名女工友被推撞倒地,她看见有人手脚擦破了皮,突然想起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滩发生的踩踏事件,便大声呼喊:“别挤了,别挤了!大家克制点,我们别相互伤害!”见有人受伤,警察和管理人员也慌了神,一边喊话一边送伤者入院。在警察的维持下,混乱的秩序这才有所缓解。
  那些最忿忿不平的工人,大多是在厂里工作了十多年,现在却无缘无故地被驱散,补偿又少得可怜,他们情难以堪,但他们年龄较大、没什么文化,理论起来说不出个所以然。陈艳觉得这样闹下去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她和部分工人跑去问公司的工会主席,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她又说服一些老员工,大家一起去找公司领导面谈。
  在公司办公楼,工人们一致要求领导给出离开工厂的理由。但日籍高管均没有出面。就在工人不知所措之时,几名政府人员赶到了现场,要求大家选几名代表进行协商。
  在政府工作人员的协调下,双方终于坐到了一起。但是协商很快陷入了僵局。工人代表们觉得没法谈下去,“协商会”不了了之。当天直到傍晚19时,劳资双方仍没有达到和解。因夜幕降临,寒风瑟瑟,工人们陆续离开了公司办公楼。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陈艳和舍友们就如何维权议论至半夜,并通过QQ群、微信群等与其它工友探讨。有个工友忍耐不住想在微博上发“独家新闻”,称“广州出大事了”,希望引起社会关注,但陈艳等员工代表认为此举不妥,担心弄巧成拙,劝该工友连夜删除。可还是有一些工友难以泄愤,通过微信、贴吧等上传了许多当天的图片。
  2月6日,所有工人一大早来到公司继续讨说法。当日上午,在花都区人社局、劳动局等职能部门的介入下,西铁城公司首次召开员工大会,并给出补偿方案——“N+1”个月的工资,“N”即工人在该公司工作的年数。对这个方案,少数刚进公司的工人意见不大,尤其有的买了几天后的火车票,急于回乡,没心思跟公司理论,便开始签解聘补偿合约确定书。但绝大多数工人的工龄都比较长,像陈艳这种有8年以上工龄的员工达数百人,他们无法接受,要求增加补偿金。一名公司领导解释道:公司解散是获得了有关部门批准的,我们早就履行了相关法律程序的。”
  很多工人的情绪也激动起来:“我们辛辛苦苦干了十多年,说散就散,连招呼都不先打一个,还有没有人情!”几个男工人甚至学小品演员黄宏在现场大喊:“春节快到了,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请政府机关部门多多关注,并尽快解决我们的赔偿金问题……”
 

 

讨薪成功平息大风波,
急嫁新娘回乡欢喜过年

 
  2月7日,绝大多数工人仍没有拿到补偿,再次来到公司,但是大门紧闭,工人们十分着急,尤其陈艳,她拿着已买好的2月8日的火车票,打电话给未婚夫时眼泪汪汪:“老公,工资还没拿到,明天怕是赶不回来了……”她想过就按公司提出的“N+1”补偿方案解约算了,但正差钱的她不甘心,希望多等几天,于是她一咬牙将火车票退了!
  这天,陈艳打了几个媒体的电话咨询,因为她2月5日就和工友们向报社和电视台“报料”了,希望媒体能帮他们“讨回公道”。经记者牵线,陈艳等人咨询了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的孙俊杰律师,孙律师认为:企业解散必然引起劳动合同的变更和解除,西铁城公司的行为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有关条款,即有关职工利益的重大事项须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协商,裁员20人及以上须提前一个月通知工会或全体职工,因此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裁员仅仅向政府部门报备是不够的,必须依法提前向工会或全体职工做出说明。
  而且,孙律师表示: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西铁城公司在非正常情况下解除劳动合同,为了尽量减少事件对员工和社会造成的影响,须依法足额给予员工经济补偿,包括社保费、加班费等费用都要足额支付,并建立支付明细以及支付时间表,比如2014年之前的工龄应按一年补偿一个月工资计算,之后不足半年的工龄应按补偿半个月工资计算……
  有了律师的说法,陈艳等人心里顿时有底了,当天分别前往花都区政府、区综治信访维稳中心等职能部门反映情况,希望能督促企业、保障她们拿到应得赔偿。同时,她们继续通过电话、网络等向社会“求助”。
  2月8日,羊城晚报率先报道称,西铁城公司给出的解释是:“终止解散”经过了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的批准,对于突然停产清算原因,是为了集团的海外生产体制整顿,强化生产力和提高生产效率,而没有事先通知,是担心可能会影响工人情绪,无法保证工人安全……
  对此解释工人们十分不满,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花都区人社局表示:西铁城公司一个月前已经就解散和清算向人社部门提出了报备,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4条第5项规定“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劳动合同终止”。所以,该公司没有违法,如果工人不同意企业经济补偿方案,可以向法院起诉。
  当日,花都区相关工作小组,迅速协调各职能部门与西铁城公司高层再次会面,经多方努力,最终为工人争取到了“N+2”的经济补偿,即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外加1个月的特别补偿金;此外,“三期”(怀孕、生育、哺乳等三期)女职工还有特殊保护方案,641名员工历史欠缴的社保费也得以解决;同时,工作组承诺,将敦促西铁城公司认真落实社保补缴和经济补偿金的发放,确保及时到位;对仍无法达成一致的工人,将开辟劳动争议仲裁绿色通道……
  听到这个消息后,陈艳和工友们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2月9日早上,她签下了补偿合约书。她过去每月的基本工资、岗位工资、职务工资等加起来有4000元,工龄7.5年,按新的补偿方案,她可以得到3.8万元。
  2月9日,已经有968名员工签了补偿合约,占全部员工的92.9%,剩余的74名员工,由于工龄较长、在补偿基数等方面有分歧,继续与公司谈判。2月10日,西铁城公司开始支付补偿金,并承诺会在2月13日之前全部完成。2月11日下午,陈艳拿到了自己的3.8万元补偿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有了这笔补偿金,她不用再向工友借钱回去结婚了,所以虽然她突然失业了,但想到能顺利回家,她还是很开心。
  2月12日,陈艳搭乘亲戚的小车回到湖南,3天后举行了婚礼。期间,她收到了一些工友的祝福,并通过工友群得知公司里所有员工都已拿到补偿金,大家都在群里笑着说:“解散了也好,过完年我们一起去集体找工,辞旧迎新,羊年大吉,呵呵!”春节后,陈艳和一些昔日工友真的相约来到了广州找工。
  2015年3月初,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起年前的那场讨薪风波,陈艳感慨道:“其实我们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大家主要就是觉得太突然了,心理上过不去,当时实在太无辜太无助,既然厂方可以在解散前提前向政府报备,为何就不能告诉我们这些兢兢业业的工人呢?”(文中除律师外均为化名。)
 

 

    编后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凸显。”“工业产品价格持续下降,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突出,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经济发展方式比较粗放,创新能力不足,产能过剩问题突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党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政策,但是我们要看到有部分企业因为自身原因会被市场淘汰,部分职工面临着失业的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要求政府、企业和职工要更多地从大局出发,要学法、知法、懂法,在政府监督上、在企业经营上、在自身维权中更好地运用法律知识维护各方的合法权益。

     律师说法
    
对于公司“决定提前解散”情形下,劳动合同终止的程序,按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一百八十四条、一百八十五条、一百八十六条、一百八十七条、一百八十八条,《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等法律法规规定至少应当有如下程序如下程序:
  (1)股东会作出提前解散的决议或决定;
  (2)提前解散决议或决定经有关部门批准;
  (3)提前解散的决议或决定,召开职代会或职工大会向员工公示或告知,并讨论。如果需要有关部门审批的,该审批程序及结果也应当一并公示;
  (4)公司制定员工安置与补偿方案提交职工代表大会或全体职工讨论。
  (5)公示员工安置与补偿方案;
  (6)清算组向员工发出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该通知应当送达各员工;
  (7)办理离职交接,领取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

 

关键词:职工维权三方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