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二期 > 职场.她成长 > 本期人物 > 正文

“维权女侠”李亚兰:从打工妹到大律师
2015-08-03 17:00:24来源:作者:正道责任编辑:许玲

                                     
       \
                         李亚兰律师


    她来自黑龙江山区普通农家,早年因家贫辍学,嫁人后不堪家暴独自到省城闯天下,帮同样遭受家暴的姐妹维权时,产生了当律师的强烈愿望。初中没毕业的她发奋苦读,终于成为一名律师。22年来,她从一名青涩律师成长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掌门人,为近百名在婚姻中遭受不公待遇的姐妹们维护了合法权益。如今,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她继续在全国“两会”及各个场合为女同胞们代言。她,就是被誉为“维权女侠”的李亚兰。

 

 不堪家暴省城闯天下,
打工妹靠自学摇身变律师

 
  1989年12月的一天,哈尔滨街头,冷风如刀,呵气成冰。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走出车站,看着来去匆匆的人流,一时有些茫然。
  这女子便是李亚兰,时年26岁,来自黑龙江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因为兄妹多,家里穷,她读到初二便辍了学,跟着父母在田里劳作。李亚兰骨子里有股不屈从命运的犟劲儿,虽然不得不在家务农,却总不忘看书学习。然而,李亚兰还是没逃脱农村女子早早嫁人的结局。婚后,为过上好日子,她勤快能干,丈夫却喜欢以酒会友,只要朋友约他喝酒,天大的事儿都得放一放。为了喝酒的事情,夫妻俩吵了不少架,后来丈夫对她动了手,而且下手一次比一次狠,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年,她终于忍不下去了,决定换种活法。于是,她揣上不多的体己钱,一个人来到省城闯天下。
  凭着吃苦耐劳,李亚兰先是在一家高校食堂当保洁工,后又到一个家具厂给家具刷油漆。在这里,她认识了大她两岁的工友王姐,王姐有三个孩子,丈夫给人打零工,夫妻俩靠打工在都市里艰难地生活着。
  打从认识王姐开始,李亚兰就发现她身上的伤没断过,问她怎么回事?王姐总是叹着气说:“还不是俺家那口子给打的,他脾气暴,一不合他的心意就动手,喝醉酒了下手更狠。”王姐的遭遇让李亚兰想起了自己的经历,她愤愤地说:“既然这样,那还和他过什么日子,分手算了!”王姐又是一声叹息:“都是为了孩子,我才这么忍着!”李亚兰追问了一句:“这样逆来顺受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呀!”一句话说得王姐默然不语。
  1990年3月的一天,王姐又一次鼻青脸肿地来上班,眼睛肿成了一条缝。更让李亚兰气愤的是,王姐的无名指被丈夫掰得变了形,再也无法自然弯曲,造成了伤残。这次被打,让王姐伤透了心,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绝望。在李亚兰的劝告下,她决定与丈夫离婚。
  然而,当王姐提出离婚时,她的丈夫却坚决不同意,并恫吓她如果坚持离婚,就杀了她全家。王姐生性柔弱,一时失去了主张。李亚兰急公好义,决定给王姐讨个公道。于是,她陪着王姐来到省妇联权益部求援。省妇联工作人员听了王姐的遭遇,指派维权援助中心的张律师帮王姐打这场离婚官司。
  因为王姐内向不擅言辞,很多事情都是李亚兰和张律师进行沟通,在携手处理这件离婚官司的过程中,张律师对伶牙俐齿文字功底又不错的李亚兰很是欣赏,他开玩笑地说:“小李,我发现你很有做律师的潜质,如果你当了律师,恐怕我就没饭吃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玩笑话,却一下子激发了李亚兰想做律师的决心。她认真地对张律师说:“张大哥,我以后想读些法律方面的书,你就做我的老师吧!如果可以,咱们真的可以做同行呢!”
  张律师看李亚兰认了真,就给她写了一些法律入门的书目,让她读完这些书再说。张律师的意图很明显,做律师必须有专业的功底,还是把这些书读懂,再说做律师的事情吧!
  李亚兰是个说做就做的人,她到书店买来相关法律书籍,发奋攻读起来。白天打工忙,她就晚上读,宿舍里熄灯后,她就打着手电趴在被窝里读。她文化浅,一些法律术语对她来说晦涩难懂,她就去请教张律师。王姐的离婚官司打了半年,最终如愿离了婚,李亚兰也“啃”了五部法律书籍,她还跟着张律师学写上诉状,居然写得有模有样。
  1991年,李亚兰得知一所高校举办法律学习班,便跑去报了名,缴完费用后,身上仅剩下几角钱,那所高校离她的住处有十几站路,如果坐公交,她连买馒头的钱也没有了。李亚兰想了个办法,用剩下的钱买了两个馒头,吃了馒头就有劲走路了,她边看书边往自己的住处赶。十几站路,走了两个多小时,李亚兰却背诵默记了十几个法条。打那以后,李亚兰养成了边走路边背法条的习惯。
  1992年,李亚兰凭借刻苦自学,考取了司法助理员,第二年又取得法律大专文凭。1994年,李亚兰正式取得律师资格。
 

 

为受辱姐妹讨公道,
“维权女侠”名声不胫而走

 
  由于婚姻案件涉及很多繁琐细致的工作,律师付出的精力比其他案件更多,收入却很少,通常大部分律师尽量回避这一业务。李亚兰偏偏选择了许多律师不愿受理的婚姻案件,在她看来,帮助弱势姐妹是她的职责所在。
  1996年春天,一个姓姚的中年妇女找到李亚兰,还未开口,泪水便溢了出来。李亚兰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坐下慢慢说,姚女士流着泪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姚女士是一位下岗女工,又患了癌症,丈夫是一位颇有实力的股份制企业老板。姚女士本该得到丈夫更多的关心和呵护,没想到他此时却提出了离婚,姚女士问他为什么离婚?丈夫不耐烦地说:“没什么理由,就是不想和你过下去了!”丈夫的态度让姚女士感到绝望,听从闺蜜的建议,她决定找律师对丈夫提起诉讼。然而,跑了几家律师事务所,那些律师听说她起诉的对方是一位有钱有势的老板,在社会上又有一定的知名度,都不愿接这个案子。抱着一线希望,姚女士找到了李亚兰。
  李亚兰握住姚女士的手,语气坚定地说:“姚大姐,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一定帮你讨回个公道!”当时,李亚兰出道才两年,却接下了别人不敢接的案子,一些同行断定她会栽个大跟头,李亚兰没理会别人的眼光,决定用事实回击别人的轻蔑。
  李亚兰克服了重重困难,历尽艰辛,终于摸清了姚女士丈夫的情况,调查的结果让她深感震惊:姚女士的丈夫除了他们夫妻共住的房屋外,还另有别墅、住宅车库、私企工厂,这些都以他亲属的名义注册,这说明他早已背着姚女士转移了财产。除此之外,男方还包有二奶,不但在二奶的老家举行了婚礼,还生有一个男孩,并为二奶母子购有豪宅。每逢春节,丈夫安排姚女士到外地观光旅游,他则驱车带着二奶母子回女方老家过年团聚。这一切,姚女士完全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当姚女士的丈夫得知李亚兰对他进行调查后,授意自己的律师和李亚兰进行“联系沟通”,对方律师提出的条件被李亚兰严辞拒绝,他有些坐不住了,亲自打电话给李亚兰:“李律师,我尊重你的为人,我的企业需要律师,想请你过来,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李亚兰郑重地说:“请不要拿法律当儿戏,作为一个律师,我有自己的原则和良知,你还是想一想怎么对待你的结发妻子吧!”
  对方看到李亚兰不为所动,并得知李亚兰已取得他非婚生子以及转移财产的证据后,恼羞成怒地威胁道:“我不知你这样做是为名还是为钱,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对方赤裸裸的威胁并没有吓倒李亚兰,她平静地说:“我作为律师,讲事实,凭良心,维护我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我的天职!”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最后以男方的失败而告终。姚女士事后以丰厚酬金相赠,李亚兰却只要自己的那一份合理报酬。而经过这一场官司,李亚兰“维权女侠”的名声不胫而走。
  李亚兰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许多正当权益受到侵害的姐妹都来找她鸣冤。2007年2月的一天,一位60多岁的老太找到李亚兰,涕泪俱下地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这位姓王的大妈时年64岁,1971年和刘某结婚,替刘某抚养了养女张霞(化名),二人共同生活20年后,王大妈与刘某离婚。刘某再婚后又离婚,1996年与王大妈又共同生活了10年。2006年刘某去世后,留下一处房产。王大妈没想到的是,她倾尽心血抚养的养女张霞到法院起诉她,要求继承王大妈与养父同居期间的财产及房产。大庆市某区法院受理后,一审未支持王大妈所主张的诉争财产及房产系其与刘某共同财产的主张,仅判令张霞支付王大妈一万余元补偿款。王大妈不服一审判决,通过打听,远赴省城找到了李亚兰求助。
  二审法院开庭那天,李亚兰在法庭上动情地劝说张霞:“你还年轻,有能力,有精力去创造财富,而你的养母已经是60多岁的老年人了,和你相比,她更需要诉争之房。何况养母对你付出了很多,你要理解老人那种无助和期盼……”
  李亚兰的话打动了张霞和主审法官,二审法院根据此案的实际情况,将该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一审法院后来的审判结果让王大妈十分满意,并在李亚兰的协调下,和养女一笑泯恩仇。

 

维权路上受辱住院,
当选人大代表誓为弱者代言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婚姻的形态也千奇百怪,除了当今新潮的“闪婚”“裸婚”外,更有“老少配”“姐弟恋”等。而李亚兰最关注的还是婚姻中处于弱势的女性群体,尤其是那些处于家庭暴力中的农村女性。
  2012年9月10日上午,17岁少女小丽被“丈夫”殴打致轻伤,住进黑龙江兰西县人民医院,小丽的不幸经媒体报道后,引起极大反响,黑龙江省妇联指派李亚兰为小丽依法维权,李亚兰赶赴兰西,找到住院的小丽,很快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小丽8岁那年,父母因感情不和分手,小丽跟随父亲生活,3岁的弟弟归其母亲抚养。2011年10月,小丽的母亲看到女儿虽然只有17岁,却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向好吃懒做的她打起了女儿的主意。她找到同村富户王某,将女儿以98000元以及价值8000元“三金”的彩礼将小丽嫁给了王某20岁的智障儿子阿庆,并连哄带骗地将小丽送到王某的家中。
  涉事不深的小丽还不懂“结婚”的真正含义,由于她是王家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媳妇”,小丽白天要做家务,晚上还要和“丈夫”同房。王家的痴呆儿子阿庆不懂得什么是“同房”,并没有对小丽动手动脚。
  半年过去了,王家看小丽身体还没有“动静”,就起了疑心。经过几个晚上的仔细观察,他们发现了“秘密”:原来小丽晚上睡觉不脱衣服。王家觉得这样下去抱孙子的想法将无法实现,恼怒之下,对小丽大打出手,阿庆也来助阵殴打“妻子”,小丽被打得浑身是伤后逃出王家,半路被追上来的“丈夫”又一顿拳打脚踢,被路人拉开后送进医院。
  李亚兰来到医院时,小丽的伤势已初步好转。见到李亚兰,小丽就像见到母亲一样扑过去放声大哭,李亚兰把小丽搂在怀里耐心安慰她。
  李亚兰决定从两个方面切实维护小丽的合法权益。一方面,小丽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没领取结婚证,按照法律规定,这种民俗式的结婚仪式根本不受法律保护,小丽与阿庆的婚姻属无效婚姻,双方应立即自动解除这种非法同居关系。另一方面,小丽在王家生活期间,因不同意与“丈夫”同房,遭到家人及阿庆的殴打和辱骂,这是家庭暴力倾向的行为,受害者有权请求精神损失赔偿。李亚兰就这两方面在兰西县妇联的协助下试图通过协商解决,但经过数次努力都没有效果,遂决定通过诉讼来为小丽维权。
  2012年12月9日开庭当天,李亚兰的车刚停到兰西县法院院子里,不知从哪里冲出五六名中年男女,领头的是阿庆的母亲孙某,她来到李亚兰的车前,指着她破口大骂,骂她不该管她家的闲事。孙某越骂越起劲,越骂越不堪入耳,因受不了孙某等人的谩骂与撕扯,李亚兰心脏病发作住进医院,由于孙某等人过激行为导致这次庭审没能如期进行。
  12月23日,兰西县法院再次开庭,李亚兰如期而至。王家提出反诉,要求小丽返还他家的彩礼钱及“三金”。这次李亚兰已经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做好了充分准备。法庭上,王家依然气焰嚣张,就连小丽的母亲也作证为王家开脱责任。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李亚兰做了情理、法理交融,措辞严厉而得当的陈述,说得在场的许多人都哭了,阿庆的母亲孙某也低下了头,最后,王家表示放弃返还彩礼的反诉,答应与小丽解除同居关系,小丽最终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
  案件虽然结束了,李亚兰对小丽的帮助却没有停止。2013年春节后,她把小丽接到省城,帮她联系了一家美容美发学校,学校不但免除小丽的学费,还给她提供食宿,小丽盼望已久的新生活终于到来了,她最感激的是带给她第二次生命的妈妈——李亚兰。
  一晃22年过去了,李亚兰到底受理了多少婚姻纠纷案件,见证了多少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已难以统计。她也从当初一名青涩的年轻律师成长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掌门人。有趣的是,她手下的律师清一色的都是娘子军。多年来,李亚兰率领她的团队持之以恒地开展法律援助,为她赢得了“维权大律师”的美誉。
  2013年年初,李亚兰又光荣当选为全国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在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她就修改刑法,严惩性侵女童犯罪提交了议案。2015年全国“两会”,李亚兰就家庭暴力等问题将再次提交议案,身为律师,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用法律之剑为女同胞们筑起一道坚固的篱笆。

 

关键词:打工妹女侠律师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