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六期 > 维权您说话 > 本期关注 > 正文

女高管叫板公司“大字报”
2016-04-16 17:54:41来源:作者:铃铛责任编辑:许玲
  编者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部门对其管理的人员做出的结论或者处理决定,属于内部管理,当事人以其侵害名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条解释保护了用人单位的管理自主权,然而某些用人单位却误解了法律的本意,以为单位的公文即使有侮辱诽谤语言,员工也奈何不得。殊不知,若单位在处罚过程中涉及个人的评价超越了正常的管理行为,没有事实支撑,员工是完全可以追究的。纵观近年来,由劳动争议引发的名誉侵权纠纷屡屡发生,这些纠纷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处理或个人评价不当,使用了有损人格的言辞,因而侵害了劳动者的名誉权,被法院判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不仅要赔钱还要向劳动者再赔礼。
曾任世界名企阿尔斯通电网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的江小媛,被单位莫名地调岗降薪后,她采取了一级一级向上反映的方式,却被公司在食堂、茶水间、走廊这些公共区域贴满了“大字报”,称她散布谣言、造谣生事。随后,江小媛将公司告上法庭……
莫名被调岗降薪,
她不再保持沉默
 
  年轻漂亮的江小媛是个聪明能干的人,2005年进入法国阿海珐输配电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担任财务总监。经过几年的勤奋努力,江小媛的工作业绩得到了集团事业部的全球CFO和集团财务专业人事总裁的直接表扬。
  2010年9月20日,法国阿海珐电网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被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并购,上海公司更名为阿尔斯通电网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企业更名后,江小媛依然一如既往兢兢业业地工作,业绩优秀,得到了上司和同事们的一再赞赏。她的薪资涨幅比率多年都超过公司员工的平均比率,并随着工龄的增长从之前的月薪2万涨到月薪3.6万多元。
  愉快的工作环境、上司和同事的赏识,让江小媛浑身充满干劲,她有信心凭着自己的能力在这个世界名企里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就在江小媛自信满满时,中国区电网业务总裁退休了。江小媛转而向新上任的上海浦江现场总经理李煜汇报工作。然而,在江小媛的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时,公司的一个决定彻底伤了她的心。
  2011年12月,上海公司以组织机构调整为由,单方面决定将江小媛财务总监的职务变为行政及采购经理,公司领导还向江小媛解释道:“薪资保持不变,这只是公司内部岗位的叫法调整了。”得知薪水不变,一向大大咧咧的江小媛也没往深处想。
  2012年10月29日,江小媛和往常一样在上司办公室开每周例会。散会后,上司李煜突然让人事经理拿出一封信件,内容是:由于职能调整和机构改变……在人力资源部重新评估你的职位后,你的月基本工资将从36334.48元调整到人民币29068元,从2012年11月1日开始生效。看完信件后,江小媛震惊了,她坐在办公室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这封信件,确切地说,这是一封降薪通知书。
  这是给我的吗?江小媛在心里一次又一次问自己。当初调整时,公司不是告诉她不降薪的,怎么几个月后就变卦了。一种不祥的感觉让她从头冷到脚,她感觉公司已经给她设下了一个大圈套,而她却毫无防备地钻了进去,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江小媛默默地坐在办公室里,想到多年来对公司的付出,她的鼻子酸酸的……
  冷静下来后,江小媛对公司单方面给她降薪的行为提出异议。上海公司领导却告诉她,她由财务总监转岗成行政及采购经理,职级下调,工资却没有变化,所以公司为了让她的工资与工作范围相匹配,需要将她的工资下调20%。
  对于公司的解释,江小媛无法接受,她认为并不是她不能胜任工作,相反她的工作做得很出色。这是公司对她不合法降薪的借口。可公司方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员工的岗位调整了,薪资必然需要跟着一起调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江小媛从财务总监调整为行政经理时为什么没有马上降薪,而是在几个月后才开始调整?公司方解释这其中肯定要走一个流程,走程序需要花费些时间。
  不管公司方对于江小媛的调岗降薪如何解释,江小媛都不愿再保持沉默。第二天,江小媛就向上海公司人事经理和直接上司李煜发出了一封书面邮件,表达了她不同意降薪的意愿,并在一周内采取了向上反映的方式,将自己所受的不公提起内部申诉。同时,江小媛将此事也反映给了亚太区总裁,并在两周后亚太区总裁到上海时进行了约四十分钟的面谈,亚太区总裁表示会积极调查之后就没音讯了。等待了一个多月,江小媛没有等到任何消息,而发下来的工资单证实了降薪的事实。不甘心的江小媛再次通过电子邮件采用一级一级向上反映的方式,向法国总部的CFO、CEO反映情况。多次的沟通终于引起了法国总部的重视,但同时也让江小媛与上海公司的领导结下了“梁子”。
  2013年4月19日,公司的现场经理李煜将江小媛2012年业绩考核评分改为1分,也就是不合格,这对于多年绩效优秀的江小媛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就在江小媛为此向公司相关部门投诉时,4月25日,上海公司通知她,劳动合同将于2013年6月30日到期后不再续签。
  看着这封主题为“劳动合同终止通知”的信件,回想自己多年来热心待人,对自己的本职工作一丝不苟,有时为了赶进度,她给自己加压,加班加点都不叫累,现在公司竟然先违法降薪,用多种手段变相地要赶走她,江小媛的心中无限悲凉。她立即致信公司负责人,要求对调岗降薪以及续签合同的事进行交涉。
  5月28日上午,江小媛向阿尔斯通电网全球运行副总裁、法务副总裁、人力资源副总裁、财务副总裁、研发副总裁五人发送了同样一封电子邮件,投诉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第二天,江小媛收到了法国集团总部法律总裁的邮件,让江小媛打电话告知他具体情况。就在江小媛准备致电法律总裁时,上海公司竟然先开始行动了……
 
张贴“大字报”,矛盾层层升级
 
  5月29日下午,江小媛正在上班,突然人事经理和安全部人员走进她的办公室,递给她一封公司的警告信和一纸停工通知,说她目前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员工手册》的规定,具体违纪情形如下:“传播谣言、故意恶语中伤他人,造谣生事、挑拨是非、诬陷或诋毁同事……”看着这封警告信,江小媛莫名地想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句话,她感到很可笑,员工遭受不公待遇,难道就得忍气吞声?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就是散布谣言?
  公司要求她当场交接工作,立即办理离职手续,并于次日不得再进入公司。公司的强硬态度激怒了江小媛,她想要找公司相关负责人坐下来好好协商。可是当天傍晚,公司直接切断了江小媛办公室的电话以及网络,取消其内部系统访问权限,要求她交出电脑以及文件夹。看着电脑里有着与公司就调岗降薪等事的往来邮件,江小媛当场就拒绝了,这些都是劳动争议的证据,一旦落到公司手里,那她就只能被迫接受公司的所有“要求”。
  看到江小媛执意要带走电脑,阿尔斯通公司方专门派了三个保安坐在她的办公室门外,公司的前后大门也都增加了保安。公司明确表示,留下电脑,她才可以走出这间办公室。这不就是软禁吗?江小媛当即报了警。可惜,警方也没办法,因为电脑是公司的。
  看着警方离开的身影,江小媛跌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看着面前的电脑,她的眼圈红了。以前和同事、上司在一起愉快交流的情景,似乎还在眼前浮现,事情什么时候演变成这样?公司竟然将她困在办公室,还要“抢”走满载她业绩的电脑,她一定要保留自己的工作纪录。她不能被公司限制“自由”,她要想办法离开。
  江小媛一次次打开办公室的门,无论是想去吃饭还是想去洗手间的理由,都被门外的保安拒绝了,因为她的手上提着电脑。双方的僵持一直持续到5月30日凌晨5点,江小媛在保安们的困顿中,取得了相关数据,悄悄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大厦,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江小媛告诉自己,想要和公司好好协商是不行了,看来只有走法律程序。
  回家后,惊魂未定的江小媛来不及补觉,就开始在网上查询相关的法律法规。就在她忙得不可开交时,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发来的信息,让她瞬间崩溃了。公司让IT部门删除了她近几个月所有的邮件,并在公司食堂、每一层的茶水间、走廊这些公共区域,张贴了对她的警告书,内容为:“近期我们不断收到公司员工和管理层的投诉,反映行政经理江小媛滥用公司资源歪曲事实,散布谣言,严重干扰公司正常的工作秩序。经公司调查,根据《员工手册》的规定,她的行为已经构成重大违纪。公司管理层决定给她严重警告,并自5月30日起解除其公司职务,做停工处理。”
  前一天将她堵在办公室里,后一天就在公司里张贴“大字报”,江小媛昂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作为公司的资深员工,她把青春奉献给了公司,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再说她向公司反映自己的诉求,是公司一直不予理睬,怎么能说她造谣生事?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要找律师,要用法律来为自己讨回公道。
  在江小媛向劳动仲裁上诉的过程中,阿尔斯通上海公司里张贴的“大字报”一直没有撤下。在这期间,公司的一位供货商到公司谈业务,因为和江小媛的关系不错,在看到这封警告书后,给江小媛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很关心地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收到邮件后,江小媛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一丝暖意的。
  正是因为客户的这封邮件,江小媛意识到公司在公共区域张贴的警告书败坏了她的名誉,降低了别人对她的社会评价。每天公司里进进出出那么多人,有同事、客户,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她与公司之间的劳动争议,对于那些不是很熟悉的人来说,已经在心里给她画了一个“×”。想到这里,一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她觉得不能忍受别人的误解,认为公司这一系列行为是对她人格的侮辱,必须通过司法途径讨个说法。
  随后,江小媛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2013年7月初,得知公司还没有将张贴在公共区域的警告书撤下,江小媛让律师给法国总部发了一份律师函,在法国总部下令后,上海公司才将那些警告书撤下,而此时距离公司张贴第一张警告书,已经过去了30多天。
  2014年3月27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江小媛诉阿尔斯通电网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
 
胜诉了!
公司要公开赔礼道歉
 
  得知江小媛将公司告上了法庭,阿尔斯通上海公司的态度很明确,他们认为江小媛就是在没事找事,瞎胡闹。在庭审中,阿尔斯通上海公司一直坚持公示的内容并没有侮辱、诽谤江小媛;而江小媛在知道公司的处罚后作出了一些不当行为,通过邮件散布有违事实的言辞,干扰了公司的正常经营,故公司对江小媛的处理系公司的内部管理行为,不应当属于法院受案的范围,要求法院依法驳回。
  不过,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认为,假设阿尔斯通公司没有张贴公告,那么阿尔斯通公司辩称其对江小媛的处罚属于公司内部管理,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的抗辩理由应当成立,但公司张贴公告所带来的江小媛的社会评价随之降低是毋庸置疑的。故法院认为公司因何处罚?处罚决定是否正确直接影响到是否侵犯了江小媛的名誉权。
  双方纠纷的导火索是公司对江小媛的单方降薪,江小媛提出异议而公司置之不理,矛盾加剧是江小媛上司直接给予江小媛业绩差评,江小媛对此提出异议,公司则直接通知其在劳动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签合同,公司管理层面对江小媛的正当申诉,不仅未予理睬,而且以业绩考评作为继续打压的手段,要求其接受单方降薪的违法处理决定,公司种种行为直接迫使江小媛投诉无门,故江小媛直接以邮件形式向法国总部管理层投诉其上司,并非向不特定的人散布,故法院认为并不构成公司所说的散布谣言……而通过大量庭审调查和证人作证江小媛所反映的情况除一件无从考证外,其余都是事实。以江小媛歪曲事实、散布谣言构成重大违纪为由,对其予以处分已经不当,公司进而张贴公告告之于众,显然已经降低了江小媛的社会评价,故法院认定阿尔斯通公司张贴公告的行为侵犯了江小媛的名誉权,公司应当消除影响。
  2014年10月22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阿尔斯通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在其食堂内张贴公告,对原告江小媛损害的名誉权予以消除影响;被告阿尔斯通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江小媛律师费、公告费损失合计4000元。
  判决后,阿尔斯通公司不服,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最终,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但要让公司自觉出面公开道歉并非一件易事,直到2015年1月28日,阿尔斯通公司也没有在食堂内张贴公告,向江小媛赔礼道歉。无奈之下,江小媛1月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2015年4月10日上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来到江小媛原公司张贴公告恢复名誉,消除事件对她的不良影响。对于这场耗时耗力的官司,江小媛感慨地说:“用人单位对员工的评价应该客观公正,对员工的申诉应该给予解决,而不是打击报复,甚至是用侮辱人格的方式对待员工。假如用人单位对员工使用了有损人格的言辞,那员工就不能再保持沉默,得让用人单位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否则,只会让用人单位把员工的尊严踩在脚底下。”确实,如果每个员工都有法律意识,都能使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尊严,那我们的就业环境会越来越好。(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律师点评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书荣认为,阿尔斯通公司特地将公告张贴在食堂等人群密集场所,即使是单位内部食堂,也不可避免地让同事、客户和公众等不特定多数人阅读得到,传播范围大且不可控。而且,张贴时间达一周以上,负面影响发生和扩散显而易见。其次,签发和张贴警告信,作出违纪处分,处分理由是指责江小媛“传播谣言,故意恶语中伤他人,捏造事实,挑拨是非,诬陷或诋毁同事等”。事实证明和法院认定,阿尔斯通的处分理由基本失实,并不客观。从整个文意和遣词造句来看,已经让不特定多数的公众产生错误印象,以为江小媛严重违纪而被停职处分,这对江小媛的个人和职业声誉造成负面评价。
  纵观整个案情,阿尔斯通是为了报复江小媛向企业管理层投诉,对江小媛降薪、限制进出等,本身已是不妥,再张贴警告书,企图公开曝光、谴责江小媛的主观恶意是非常明显的。有鉴于此,法院判决阿尔斯通侵害名誉权成立。
本案带来的最大启示,人人有权获得对自己公平的评价。个人不能阻止他人对自己作出内心的评价,但是旁人却不可促使他人作出不合理的评价。当众侮辱或公开诽谤,固然构成侵害名誉权;就算是揭发事实,只要涉及个人隐私,同样是违法。因此,用人单位对待劳动者,处分必须客观真实,公开必须注意保护隐私。否则,应承担名誉侵权责任,以此手法故意打击报复劳动者,更罪不可恕。
<新闻链接>
  ★25岁的熊小姐是武汉住电电装公司职工,公司宿舍管理员在她与另两个同事所住的寝室里找到两条其他员工丢失的裤子。公司认为是她偷盗所为,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其做出了严重警告、罚款50元和年终考核为C级的处罚。熊小姐与公司多次协商,公司认为其不服管理,单方解除了与其的劳动合同,并在全厂张贴《处罚通报》。熊小姐认为公司侵犯其名誉权,一纸诉状将公司日籍董事长告上法庭。东湖开发区法院在审理后,判决武汉住电电装公司十日内向熊小姐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元。(《武汉晚报》报道)
★梅某是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护士。该院以梅某表情呆板、行为异常为由,单方邀请宁安医院为梅某会诊,结果认为:“不排除精神分裂症,可在院外服用精神病药物治疗。”该院有关人员将会诊结果告知梅某丈夫,明示梅某有精神病,并在本院部分中层干部会议上宣布了会诊结论。梅某以侵犯名誉将该医院诉讼到人民法院。最终,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委托北京安定医院对梅某进行鉴定,其结果是:“未见精神病。”为此,银川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该医院立即停止对梅某的名誉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在本院中层领导干部会议上公布重新鉴定的结论,并向梅某道歉,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新华社报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部分摘要
  名誉权,是人们依法享有的对自己所获得的客观社会评价、排除他人侵害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 101 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问:侵害名誉权责任应如何认定?
  答: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者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因新闻报道严重失实,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问:侵害名誉权的责任承担形式如何掌握?
  答: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0条和第134条的规定,可以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可以书面或者口头的方式进行,内容须事先经人民法院审查。
  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范围,一般应与侵权所造成不良影响的范围相当。
  公民、法人因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赔偿的,侵权人应赔偿侵权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公民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的,人民法院可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
  问:侵权人不执行生效判决,不为对方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的,应如何处理?
  答:侵权人拒不执行生效判决,不为对方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公告、登报等方式,将判决的主要内容和有关情况公布于众,费用由被执行人负担,并可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02条第六项的规定处理。

关键词:大字报公司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