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2015年第七期 > 情缘家天下 > 男人百相 > 正文

妻爱十年助力,卡车司机蜕变“中国式梵高”
2016-04-16 19:22:55来源:作者:雪山责任编辑:许玲
  2015年4月,孔龙震的个人艺术作品展览《远光灯》在厦门市正式发布,这次展览共展出他近七十余幅精品,这些精品构思精巧、匠心独具,让每一位参展者都大开眼界,一时间观者如潮,国内油画界更是不吝赞许之词,称孔龙震为“中国式梵高”。
鲜为人知的是,孔龙震的从艺之路充满了崎岖与坎坷,此前的十年之间,他竟然是一位开着重型卡车、成日奔走在柏油路上的司机!一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是如何与画笔结缘的?他是如何一步步成长为油画大师的?原来这里面有一个妻爱十年助力,不离不弃的动人故事……
 
四处漂泊,
颠沛中总有儿时梦想
 
  今年32岁的孔龙震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芝麻洼乡孔寨村,从小他便对画画很有兴趣。每逢学校发放新书时,他总是忙不迭地找到书里的插图,然后找出纸笔照着画出“复制品”,再仔细地夹放到作业本里。
由于一有空就到处涂鸦,还画各种奇思怪想的“大作”,每学期未能过半,孔龙震所有的课本都被涂抹得面目全非,这自然让他受到父母的不少教训。15岁那年,因为自己的一幅新画被父亲撕碎,忍无可忍的孔龙震与父亲大吵了一架,这次分歧让孔龙震彻底放弃了学业,并开始了外出打工的生涯。
随着年龄的渐长,一次偶然的机会,孔龙震在厦门的驾校考取了驾照,之后他开始帮别人开出租,收入还算可观。
2004年年初,在外“流浪”多年的孔龙震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回到家乡太康相亲。那天,在媒人家里,孔龙震与一个叫陈晓月的姑娘见了面。得知她比自己小一岁,家就住在不远的邻村,由于姊妹较多,她初中毕业之后也开始四处打工,和自己的经历出奇的相同。得知这一切后,孔龙震对陈晓月的好感增添了几分……
2005年6月,经过一年多的了解后,孔龙震与陈晓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与陈晓月回到厦门之后,孔龙震选择为别人开长途卡车,因为这样会增加收入。很快,两人的爱情结晶——女儿子涵出生了,孔龙震的心里充满喜悦的同时,拉活的劲头也更足了。
2006年1月,孔龙震东拼西凑,购买了一辆八成新的货车,自己当上了司机兼老板。原本希望多赚一些钱,但一场突然降临的车祸,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灭了。这年6月的一天,孔龙震到外地送水果,在路过福建漳州龙岩地区一条长达14公里的下坡路时,卡车的刹车系统突然失灵了,孔龙震拼命地踏下刹车板,却发现原来一直听话的卡车,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驾驶室里的他惊叫起来,头脑中一片空白,冷汗爬满了额头,看来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
孔龙震疯狂地按着喇叭,用力地抱着方向盘,咬着牙关一路坚持了一百多米。这时,他看到路边竖起了一块危险路段的指示牌,但孔龙震只有硬着头皮向前冲。此时,由于路面突然变成了石子路,到处都凹凸不平,重重的卡车一下子跳得老高,再“轰隆”一声砸向地面,轮胎竟然直接陷进了石子里,由于巨大的惯性,卡车的两个前轮都飞了出去!
还好,石子路前面出现了一片宽阔的地带,卡车在即将倾覆的一瞬间,竟然神奇地停了下来。孔龙震在驾驶室里恍惚良久,这才浑身瘫软爬了出来。当他匍匐在热得发烫的石子路上,抬头看看当头的烈日,他猛然觉得:“能够活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回家后,孔龙震对妻子说:“经历过生死,我想我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就是人生之初那个曾经的画家梦想……”
 
苦苦前行,
艺术路上的每步都艰辛
 
  身体和精神复原之后,孔龙震很快买来绘画用的画板、画笔、颜料盘等物件,在自己家的斗室里练习起来,奇妙的是,通过自学教材和参与绘画学习班,孔龙震的画作很快便有模有样,尤其是他的油画,往往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神韵。
  有一次,孔龙震画好一幅作品后,得意地拿给陈晓月看:只见画布的右上角,是缩小的卡车与呆立的司机,而中间放大了的,却是被撞死的野兔的尸体。在黑夜的笼罩之下,连对画画不感兴趣的陈晓月都感到了氛围的凝重。孔龙震对她解释道:“开夜车的时候,经常会撞死一些小动物,每每停下来注视它们的时候,我总有悲天悯人的想法,这幅画里,得到了完全的表达。”陈晓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我也觉得这张画好!”
不过,孔龙震痴迷于画画之后,他的拉货生意却停滞下来。由于家里的经济入不敷出,而孔龙震又不想出去工作,为维持生计,陈晓月只好考虑着做一些小生意。一次,她在看报纸时,一则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厦门某地有个人由于晚上玩牌太晚,又不想做晚饭,竟然拨打了急救电话,谎称家里有病人急需牛奶洗胃,结果医生们真的被骗上门来。这则在别人看来仅仅是个笑话的新闻,却让陈晓月看出了门道:给那些没空做饭的人送外卖!
很快,陈晓月腾出家里的杂物间,购置了豆浆机和制作面片的灶具。她算了一下:最简单的外卖就是豆浆与面片:一杯豆浆挣一元钱,一碗面片能挣两元钱。如果一天可以送20份的话,一个月下来能赚上六七百元呢!那天下午,陈晓月来到路边的一个打印店,打印了30份送外卖的宣传单,还制作了几盒卡片。然后,陈晓月到附近的几个小区里张贴了宣传单,把卡片也发了出去。
连陈晓月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的“外卖生意”会那样红火,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她的手机便不停地响:有要求给孩子送早餐的学生家长,有头天晚上工作太晚正赖床在家的白领,也有通宵奋战的“麻将迷”。陈晓月跑进跑出,一直忙活到下午两点多才歇下来,傍晚一清点,她竟挣了整整一百元钱!
那天晚上,看着手里的钱,夫妻俩都很兴奋,他俩还特意买了一条鱼和一瓶白酒,热热闹闹地庆祝了一番。此后的一个月里,只要电话一响,陈晓月就马不停蹄地跑去送外卖,可是时间一长,陈晓月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单凭一个女人,每日里跑来跑去,效率极低不说,更头疼的是有时候把外卖送到时,顾客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而且豆浆与面片很容易凉,顾客的意见很大。
  让陈晓月哭笑不得的是,孔龙震不知从哪里淘来一辆二手三轮车,还满脸“诚恳”地对她说:“老婆,蹬上它你就快多了,而且送的量也多!”陈晓月有些气恼地反诘:“那你干什么?”“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画画呀!”由于那段时间,确实有不少人打探孔龙震画作的价格,陈晓月揉搓着粗糙的双手,默许了他的“决定”。
不过,专门在家中画画,夫妻俩都发现一个问题:就是画画的收入是极不稳定的,有时候一个月也卖不出去一幅画,即使是勉强卖出一幅,连起码的颜料画布钱也维持不住。看到丈夫大半年不去货运公司上班,整天闷在家里画画,陈晓月再也忍不住了。有一次,送完外卖的她腿都软了,勉强推开家门,她一屁股瘫软在椅子上。当看到里屋的孔龙震正在“悠闲”地画画时,陈晓月忍不住说道:“我看你还是开车拉些活吧,做点实际的事情,比好高骛远要好……”
2008年年初,在陈晓月的强烈要求之下,孔龙震来到厦门港做了一名集装箱卡车司机,由于这种卡车的驾驶舱较大,他把绘画所用的画板、画笔等物件全部搬到了驾驶室里,并利用各种时间来作画:等待装货的间隙,他画画;长途停车加油时,他画画;开车累的时候,他索性将车停在路边,一边欣赏沿途风景,一边画画。
由于“一心两用”,孔龙震的这次“复出”没有维持多久,他便主动辞去了工作。得知丈夫再次失业,陈晓月的心里极不是滋味,当着丈夫的面,她忍不住哭出声来。孔龙震劝慰她道:“开卡车对我来说就像是打杂,我的生命应该去创造更有价值的东西。你是想做一个司机的老婆,还是想做一个画家的老婆?”
陈晓月止住了哭声,沉默良久后,她才喃喃地说道:“我还是想做一个画家的老婆。”孔龙震笑了起来:“你这就对了嘛,给我时间,十年之内,我一定让你做一个画家的老婆……”
 
十年助力,
妻爱成就“中国式梵高”
 
2009年1月,孔龙震加入了厦门当地的“林后艺术公社”,这是一家专门从事油画创作的民间机构,为了更好地支持孔龙震,陈晓月在“林后艺术公社”旁边开了一家面馆。不过,开面馆比送外卖更为辛苦,有时候生意忙了,陈晓月难免会让孔龙震帮厨。
开始时,孔龙震还没有过多地反驳,不过有一次,当孔龙震正在精心地创作一幅风景油画时,陈晓月又跑到社里来,让他赶快回去切土豆丝。孔龙震没有理会,只是闷头画画,可是陈晓月在旁不停地絮叨着,还埋怨他放弃了开集装箱货车的职位。瞬间,孔龙震一下子发火了,他“呯”地摔下画笔,从旁边的杂物筐里拿出驾照,当着陈晓月的面撕得粉碎,他面红耳赤地对陈晓月吼道:“我就是饿死,都不会再去开车了!”狂怒的孔龙震,让陈晓月一下子怔住了,呆立良久后,她流下了两行辛酸的泪水……
2010年4月,由于画作卖得不是很好,陈晓月的面馆也是生意惨淡,扛不住压力的孔龙震把撕碎的驾照重新粘了起来,又做了司机的本行。可是,每次一上车,抓住方向盘的那一刻,孔龙震都有一种趴在上面痛哭的欲望。为什么生活如此现实,让他的梦想之路如此艰辛与迷惘?
有时候,行车途中的孔龙震突然出现了灵感,但是握住方向盘的手停不下来,无法拿起画笔,将内心的美妙付诸在画布之上,每每此时,孔龙震的内心便痛苦到了极点,整个人都会有种无法让灵感释放,快要爆炸的感觉!一次,他异常痛苦地对陈晓月说:“你知道画家梵高吧?梵高的一生都很穷,画了一辈子的画,一辈子也只卖了一张画。但是他死了之后,他在历史上留下了巨大成就。我现在就有梵高的感觉,身体是属于卡车司机,但是灵魂属于绘画!”
当看到画画成为孔龙震最为幸福的事情,拿起画笔,他便沉浸在面前的画作当中,或为眼前的画微笑,或为眼前的画流泪,陈晓月也深深受到了震撼。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她让孔龙震辞去了卡车司机的工作,专心于油画的创作,而她的面馆生意,也不再要求孔龙震帮厨了。
2013年冬,厦门地区少见地降了一场冬雪,由于气温变化太大,加上劳累过度,第二天陈晓月便感冒了,她头晕,还不停地流着鼻涕。看到陈晓月这样不舒服,还要到菜市场上批菜,正准备上社里画画的孔龙震担心地问道:“晓月,你实话告诉我,到底身体感觉怎样?”陈晓月揉揉鼻子:“别草木皆兵,我觉得只是普通感冒,吃点消炎药就应该没事了。”孔龙震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硬拽着陈晓月来到医院检查,结果的确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普通感冒,可是医生还是告诉孔龙震:“你妻子身体的各项健康指标都很低,有的已经达到了临界点,你要好好地照顾她……”
一个月后,孔龙震卖出了多幅油画,有了一笔不错的收入。半夜时分,当面馆快要打烊之际,陈晓月特地多炒了几个菜,为他摆上“庆功宴”。夜色朦胧之间,点点星光洒落在妻子的身上,孔龙震清晰地看到妻子眼角细密的鱼尾纹,弹指一挥间,她已经为自己的事业助力了整整八年,所有的青春与热情,都倾注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才是这个家最大的功臣啊!想到这里,孔龙震情难自已……
2014年5月,孔龙震的事业迎来了转机,瑞典籍艺术家蓝兰女士见他生活窘迫,便利用自己艺术品经经书人的身份,帮助他找到一个艺术资助人,资助人为孔龙震追求艺术梦想提供坚实的创作后盾,每年固定购买孔龙震一批作品,这样一来,就给了他一个比较好的创作环境。有了这笔资助之后,孔龙震在艺术的快车道上大步行进。
2015年1月,孔龙震的多幅作品入选了丹麦康纳国际艺术展,当地的康纳画会是一个国际性的艺术组织,曾经邀请过徐悲鸿、齐白石、贺天健等老艺术家们参加他们的年度展览,孔龙震的作品被选中,在艺术界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意义。果然,4月初,他的个人艺术作品展《远光灯》在厦门隆重发布,近七十余幅作品中,幅幅用色大胆、视角独特,以“个性的目光看遍社会底层各个角落,任意地组织着他眼见的世界与内心的世界”。
近日,从卡车司机蜕变为“中国式梵高”的孔龙震接受了采访,他表示虽然多家媒体为他拍摄了纪录片,他也成为别人眼中的“梦想实践者”,但是他非常清楚,没有妻子陈晓月的帮助,自己无法完成这一切。孔龙震说:“虽然艺术的道路上充满了崎岖,可是有了妻子的陪伴,让我时时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十年亲情助力,让我登上了最美的山顶……”(应主人公要求,除主人公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关键词:梵高中国式卡车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