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缘·家天下 > 正文

保姆恋上大师之子,这桩忘年恋别有真情
2015-08-10 15:47:52来源:作者:飞扬责任编辑:许玲


\
                    三代同堂,其乐融融

\
                        季承近照



     季承是国学大师季羡林之子,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高级工程师,还曾任李政道先生主持的北京“中国高等科学科技中心”顾问。熟悉“季家恩怨”的人都知道,季承的妻子比他小40岁,曾是季家的保姆……这段忘年恋初始并不被看好,一度遭受非议。可如今,他们不仅生活幸福,儿子也已6岁。然而,即使爱情开花结果,质疑仍未停止。人们纷纷猜测:他们的爱情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萌芽的?季承与父亲关系决裂真是因为这段忘年恋?还有人问:在父子无法相见的13年间,他们是怎样一路相扶相携走来的?婚后的生活又如何呢?近日,季承首次向笔者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爱情故事……


 

情意难舍,
小保姆成了季家主心骨


  季承的妻子叫马晓琴,1974年出生于重庆云阳县,父母是农民,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父母靠种着几亩薄田维生。因家贫,1992年春节后,初中毕业的马晓琴跟着老乡到北京打工。那年3月中旬,马晓琴怯生生地站在崇文区人才劳动市场,这时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来到她面前,问她愿不愿到北大去做保姆。“北大?”曾做过“北大梦”的马晓琴连工资都没问就点头答应。这个小伙子叫何巍,是季羡林的外孙。那天,季家的第20个保姆干了不足一个月后就离开了,季承下班后叮嘱何巍赶紧到劳动市场去找保姆。
  当马晓琴走进北大朗润园季家时,季承责备何巍说:“咱们家有三个老人,这么大的房子,十来口人吃饭,关键是还有六只猫要伺候,她……能干得了吗?”何巍委屈地说:“我问了好几个保姆,人家一听咱家这么麻烦,给多少钱也不干,只有她啥也没问就跟着我来了!”
  马晓琴看出了季承的担心,她洗洗手就忙活起来,“叔,你歇着吧,我给你们做一顿重庆的麻辣牛肉面,我在家经常做饭……”不到半个小时,一大盆香喷喷的牛肉面就被端上桌子,还配着几碟诱人的小菜。那一顿饭,全家人吃得不亦乐乎。等季承下午再下班回家时,只见乱哄哄的屋子被收拾得焕然一新,连他最讨厌的沾满猫毛的沙发也一尘不染。马晓琴已经和父母“混熟了”,正一边做饭,一边给母亲彭德华讲她老家的风土人情。季承不禁对这个年轻的农村丫头刮目相看。晚饭后,季承和马晓琴谈妥了工资,季承想留住小马,每月给她开60元的工资,比一般的保姆多20元。
  两人渐渐熟悉了,马晓琴有什么事儿都爱向季承请教,知道马晓琴家生活困难,想帮她一把,当年春节,季承将她每月的工资由60元一下子涨到120元,这让小马无比感动。而让她不解的是,从未看到过季承的夫人。一天,在和何巍闲聊时,何巍说:“舅妈和两个孩子都在国外,舅舅和舅妈两人感情一直不好,早就说过要离婚,他们已经分居很多年了。”马晓琴没想到,外表很乐观、在中科院还当处长的季承,内心却承受着不幸的情感煎熬。
  1993年年底,正在上班的季承接到马晓琴打来的电话,说:“您快回来吧,奶奶(季承母亲)突然发病说不出话来了,嘴巴也有点歪了……”放下电话,季承慌忙开车回家。原来,患有高血压的母亲中风了,在北大校医院,这次住院一下子就是半年。当时,季承正在中科院负责一项国家重点实验项目的领导工作,母亲住院,季承只能抽时间去看看,照顾母亲的重任就落在了马晓琴的肩上。
  季家开这么高的工资,马晓琴也知恩图报。只要看到老人弄脏了褥子,马晓琴就立即去换洗,从不嫌弃。由于无法洗澡,每到周末,马晓琴还端来热水为老人擦澡。看到马晓琴为伺候母亲累得瘦了一圈,季承只要晚上不加班,他就替换马晓琴过来陪床。但老母亲似乎再也离不开小马了。一天晚上,母亲突然犯病,烦躁不安,还用头往墙上撞,医生给用了药也安静不下来,季承手足无措,只好叫小马赶快来。马晓琴见状,急忙把老人抱在怀里,像哄孩子一样安慰着老人,就这样,老人疲倦地睡着了,她却一晚上都没合眼。在季承的眼里,才18岁的小马竟然成了他们一家人的主心骨。
  1994年12月中旬,季承的母亲在医院辞世。在小马的细心照料下,老人离世时全身干干净净。母亲去世的前两天,叮嘱季承说:“一定要善待小马,这个孩子心地太好人太实在了,以后要帮着她在北京成家立业!”季承郑重地点头承诺。
  在此之前,季承的奶奶、姐姐也相继因病去世,母亲去世了,家里空空荡荡,季承的心也空了。在母亲丧葬费的问题上,季承想让父亲负担一半,但父亲只给了他存折,却没有告诉他密码。季承明白父亲可能是不想掏钱,他忍不住对父亲发了脾气:“您冷落了她一辈子,安葬她出点钱,我是想让您为她做点什么……”儿子的不敬,让老父勃然大怒,季羡林发火道:“以后,我这里不需要你了,你不要来这里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季承赌气离开了父亲家,而夹在父子矛盾间的马晓琴,左右为难……
  在季承离开北大的家后,季羡林给马晓琴发了工资,将她辞退。离开季家,马晓琴想回老家陪父母。那天,马晓琴来和季承告别,想到小马对母亲的情意,季承也觉得很伤感,他将小马送到了西客站。临上车时,季承拿出500元钱给她,以感谢她这几年对家人的照顾。没想到,马晓琴却一分也不要。当季承送她上火车时,马晓琴三步一回头,眼泪潸然而下…… 他没有想到,正是情窦初开的马晓琴,已经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赖与不舍……


 

 这段忘年恋别有真情,
陪他走过艰难岁月

 

  马晓琴回老家后,那个家还让她留恋,那个人还在内心忽闪忽现。不久,马晓琴从和季承的通话中得知了季承和老父“决裂”的消息。她反复想着:他现在心情一定糟透了,爷爷一个人在家里怎么生活?辗转反侧几天后,马晓琴决定重回北京,她和父母说要再去北京打工,实际上她是因为牵挂季家,尤其是季承。
  当马晓琴再次出现在季承面前时,季承惊讶之际依旧关心有加。可北大的家回不去了,“单身”的季承只好让无处可去的马晓琴住到自己的家里。“小马,这回别去当保姆了,你还年轻,要不去上个学吧,拿个学历以后好找工作。”季承替她在财经大学自费班报了名,替她交了学费,领回了教材,让她读财会大专。马晓琴分外感动,或许是久违的亲情,抑或是习惯性的默契。马晓琴就这样走进了季承的家里,一边上课,一边帮他料理家务,照顾他的生活。这让季承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在季承的心里,他一直把马晓琴当孩子看待,下班回家,季承还帮着她复习高等数学和物理。没想到季承还是一个儒雅的学者和专家,马晓琴对他倾心有加。一个周末,两人相约爬香山。途中,花甲之年的季承步履敏捷,体力十足,遇有坡陡时还会拉下马晓琴。这种精气神仿佛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深深地感染着马晓琴。下山时,在急转坡路上季承踩到一颗石子,差点滑倒,马晓琴迅速伸手扶住了他。“不用扶,我还没到要人搀扶的年龄呢。”“你是不老,可我愿意扶着你,一直走到老。”马晓琴脸色羞红地说。季承非常惊讶,这是话里带话啊。
  晚上,季承和马晓琴促膝长谈:“小马,你现在正是好年龄,应该找个男友结婚了。”马晓琴羞红了脸,好久,她低头说道:“我是不是哪儿做的不好,让你不喜欢了?”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后,季承说:“小马,咱们接触这么多年了,互相都很了解。我们是亲人了,我希望你有个幸福的家庭和归宿。”马晓琴见话已打开,羞涩直言道:“我以前觉得你像父亲一样对我好,可我慢慢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是那种非亲人般的喜欢……”
  季承无语,草草聊了几句话后各自休息。深夜,窗外月光明亮,可季承却辗转反侧,从情感上说,马晓琴年轻秀气,两人惺惺相惜,有一种知音般的感觉,这可是自己想不到的好事啊。可毕竟自己尚未办理离婚,年龄差距又悬殊,如果她是一时心血来潮,那不是耽误人家女孩吗? 最后,季承还是决定说服马晓琴,不让这种情感蔓延。
  几天后,两人再次谈起这个话题,季承说:“你现在还小,遇到感情之事应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所以,不要让不成熟的思想发展。”见说服不了马晓琴,季承对她下了“逐客令”:“我看这样吧,你先回老家,冷静一段时间再说……”马晓琴看季承说的很认真,郁闷地点了点头。次日,季承将马晓琴送上了回重庆的火车。他本来以为,自己狠心将马晓琴“赶跑”,这回她肯定不会再理他。可他没想到,一个月后,马晓琴又“擅自”回到了北京。“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也知道咱们有年龄差距,但我们沟通很好,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我现在虽然是单身,但并没有办理离婚呢。”季承无奈只好打“太极”。“我可以等!你不离婚,我就一直在家给你做保姆。”这是何等挚爱的语言啊!季承已经没有理由再拒绝。此后,两人像以前一样生活着,彼此恪守着那一道“界线”。
  这天,马晓琴说想念荷花,想到北大看看,其实,她是想陪着季承去看看“爷爷”。晚饭后,他们走进了朗润园,望着绿油油的荷叶,马晓琴看着季承说:“你不要再生爷爷的气了……”季承何尝不知道她的用意,想到这,季承走到熟悉的房屋前,看到屋内的灯光依旧亮着,他的内心无比矛盾,脚步还是停下了。他想走进去,但又怕触怒父亲……几天后,马晓琴早早做好了饭菜,这些都是季老爱吃的东西。季承对马晓琴的做法深为感动,他提着饭菜送到了朗润园,交给了父亲的助手,了解到父亲身体健康后又离开了。
  2003年,季承妻子从美国回来,两人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2004年春天,早已拿到大专毕业证书的马晓琴喜滋滋地拉着季承去登记。当天,他们在家里举办了一个两人“婚礼”,季承炒了几个拿手好菜,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红酒。季承举杯说道:“谢谢你,晓琴,让我们举杯庆祝我们的忘年恋终于开花结果……”虽然无人祝贺,但两人脸上溢满了幸福。这一年,马晓琴28岁,季承68岁,他们的爱情“跨度”竟然是整整40年。


 

婚后生活温馨浪漫,
老来得子开启别样人生


  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季承决定陪伴爱人去度一个难忘的蜜月。他们第一站来到了上海。夜晚的外滩,高耸的楼宇、闪耀的灯光和川流不息的人流构成了一幅流光溢彩的画面。马晓琴手抚桥栏,微风吹起,发丝飘逸,令人心旷神怡。一旁,季承轻按相机,定格住了这人生美丽的瞬间。
  随后,季承又陪爱妻游览了苏杭美景……
  浪漫的蜜月后,季承把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1997年,退休的季承接受李政道先生的邀请,在中国高等数学科技中心担任顾问)。虽然已经是快70岁的老人了,但他觉得自己的工作精力和体力仿佛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没想到,一个更大的惊喜又等着他。2007年10月,季承发现马晓琴胃口大增,而且喜欢吃酸辣性食物。季承欣喜,直觉告诉他妻子有喜。很快,陪妻子到医院一检查,确实怀孕了。季承夫妻俩很兴奋,这是他们爱的结晶啊!
  在悉心呵护马晓琴的过程中,季承颇为仔细,妻子成了他重点保护对象,一切以她为中心:马晓琴弯不下腰,他便帮她穿鞋;两人一起出门,上下车时,他都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马晓琴;每一次做产前检查,他和妻子一起时,医生问马晓琴一些关于怀孕的细节,马晓琴都记不太清,反倒是他对答如流,令医生感叹不已。
  2008年7月20日,马晓琴顺利产下一个健康漂亮的男婴。季承嗅着孩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抱着儿子亲个不停。儿子季宏德出生了,一度凋敝的季家,随着这个小生命的诞生,又开始有了生机。对儿子的爱,让季承想到了即将百岁的老父亲。
  如今97岁的父亲可好?身体如何?在季羡林的学生等牵线下,2008年11月7日早上,季承和妻子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来到了301医院。病床前,季承跪地向父亲赔罪认错,父亲也老泪纵横。13年没见面的父子二人,隔阂终于消除。季承还将自己和马晓琴结婚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季老不住点头,并祝福他们。此后,季承和妻子经常会带着儿子去医院看望老人。季老怀抱着刚刚7个月的小孙子,亲了又亲。
  然而,幸福总是那么的短暂,悲痛却又来的太快。2009年7月11日上午9时,98岁的季羡林在301医院去世。子欲养而亲不在,悲痛让季承深受打击,好在父亲走得很安详,季承的心里才平静了些。
  2014年2月,季承撰写新书《我和父亲季羡林》上市,缅怀父亲。书中,季承也用一句话简述了自己的婚姻:我与妻子的结合并非外界所猜测的那样是移情别恋,而就是这样一段自然而然的情感历程。现在,季承在位于北京蓝旗营小区的家里,一家人生活得幸福安逸。活泼可爱的儿子成了他们的最爱,才6岁的儿子聪明伶俐,季承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每天早晨泡一杯清茶,在儿子的嬉闹中读报!而妻子忙活着家务,眼角堆满幸福。她一会儿端一碗粥给他,一会儿又洗几个草莓喂儿子。
  采访时,笔者看到季承带着妻子和儿子旅游时的一张全家福。背景是两棵鸳鸯树,一棵树干粗老,被称为老夫,另一棵枝叶嫩绿被称为少妻,两棵树枝干交错缠绕共同生长,被人们戏称为“老夫少妻”。 照片的背后,还有季承写给妻子的一首诗:即使风雨交加/他们就这样相互偎依/ 根茎相连/脚下的泥土/就是他们默默坚守的深情/爱的阳光/让生命那么茂盛……

关键词:之子保姆真情
分享到:
相关阅读